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软件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浪漫言情 > 娇妻诱情

娇妻诱情

娇妻诱情
类型: 浪漫言情 作者: 沧浪水水 主角:
标签:
更新: 2018-04-04 10:15:30
为您推荐:

《娇妻诱情》剧情简介

"她作为刚入伍的新兵,竟然有幸得到团长亲自训练,这是何等荣幸! 可是,这团长也太体贴了—— 让她蛙跳五小时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她捏腿? 单双杠、俯卧撑,她正庆幸是自己的强项, 他却轮番不停让她练到胳膊肿痛爬不起来, 而他只是为了让她脱光,帮她按摩? “5000米越野,你竟然能喘不过气,别动,人工呼吸能最好地保护你的肺部。” 这大概是天下最无耻的借口,可面对限制级压制,是继续反抗还是就此半推半就地享受? 她只能无辜的说:“报告参谋长,你的操作不规范。” 他黑着脸眯眼,哼道:“是让我继
《娇妻诱情》在线免费下载

《娇妻诱情》精彩章节

    桑红靠着围墙栏杆,看着操场上疯狂尖叫、追逐着排球奔跑的同学,心底涌出羡慕。

    这样的年龄,她的世界也该如斯清朗简单,可是……

    移开目光后转身,双手抓住校园围墙的黑色铁栏杆,视线里的世界被这些等距离的铁棍分割成一条条的空间,彷如笼子,她怅然又失落。

    妈妈的医疗费又没有着落了,爸爸阴沉怨怼的面孔让她战战兢兢。一个月后就高考了,未来与前途几乎遥不可及,她的人生只能绕着卧病在床的妈妈和寻找酒醉游荡、或者滥赌不归的爸爸。

    思绪渐渐回归,桑红呼出一口气,拢拢短发,她的人生不该这么灰暗!

    这时——

    一辆黑色的线条流畅的轿车缓缓地滑着,渐渐靠到围墙边,终于寂无声息地在她的面前停住了。

    桑红空落落的眼眸里划过微哂,小时候的美梦应该醒了,现实已将她的梦幻打破碾碎。

    秦洛水隔着贴膜车窗,眯着若有所思的眸子,打量着这个扒着栏杆,渴望地望着天空的稚嫩面孔。

    她脸上绽着一抹浅淡的笑容,虽然知道她看不到自己,可那明媚的阳光铺在她的小脸上,又跳跃着从她的眼睛里溢出,那笑璀璨得刺眼。

    车窗如同慢镜头一样滑落,一张五官俊美的男人面孔一点点地露出来。

    车内的男子妖孽至极,五官雅致而白皙,桃花眼中似笑非笑的熠熠光泽几乎洒出。

    桑红挑了挑眉,眼神刹那间尖锐,透着审视与探究,迎着男人的目光,倒有那么几分对峙的味道。

    秦洛水的眼眸毫不避讳地直直打量着她,带着挑剔意味。

    和记忆中的那张面孔并不是太像,可是,刚刚竟然给了他时光倒流的错觉。

    这女孩的皮肤很好,白皙得都能看到皮下血管的微蓝,尖尖的下巴,鼻子小巧,星子般的眼睛很大,没有眼线和眼睫毛的修饰,反而衬得瞳孔极黑极亮,透着股逼人的灵气,狡黠又犀利,而此刻,又带了点别样的傲气。

    眉毛有点粗了,眉梢呈一种好看的弧度飞扬着,据说,这样的人,性格很要强。

    唇形还可以,只是相对于他看惯的涂饰之后的妩媚勾人,显得稚嫩而苍白。

    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清新纯净的面孔了。

    他掩饰着心底的小愉悦,脸上绽出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抿抿薄唇,轻薄地吐出一句话来:“小丫头,你唇色太白了,不然也是个小美人哟!”

    他身后作为背景的晚霞,伴随着略显洋派的语声如同烟花一样蓬开,刹那间让桑红的眼神有了须臾恍惚,旋即兴味大炽。

    “你不说话倒是个美人,一说话——啧啧”桑红眉梢一扬,浑身带刺,毫不掩饰地笑道:“也就是个痞子!”

    这一会儿,她眉目间的张扬无端感染着他,让他不由扬起唇角,明媚的笑又偏带了几分莫测。

    “噢?痞子好看吗?刚才,你似乎看呆了……”

    秦洛水勾起唇角,“噢”字拖得意味深长,笑容里夹杂着莫名的兴味儿,尽管说着不着调的话,但却没一丝惭愧的自觉性,当真有点脸皮厚。

    “好看!”桑红重重点头,颇像调戏了良家的纨绔少爷。

    秦洛水不怒反笑地摇了摇头,转头,眼神瞬间染上浓郁的淡漠,而车窗缓缓升起,将桑红的世界隔绝在外。

    桑红叹了口气,闭了闭眼,心道,这样才对,他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秦洛水本来要走的,可是,那女孩蓦然黯淡的眸子,让他忽然有些不忍。

    他抬起腕子看时间,他还有半个小时的空档,开了车门,看着她单薄的背影。

    “你现在能出来吗?”

    桑红怔了,她站住,转过头去,男子挺拔高大的身体懒懒地靠在车门边,一只手按在开着的车门上,浅笑殷殷地望着她。

    “出去?”她掩下眸中的黯淡,挑眉确定:“现在?”

    “是啊。”

    “出去做什么?”她眼中疑惑渐浓,捏着栅栏的指节有些发白,带了点戒备。

    秦洛水被她的反应逗笑,手指虚虚地一抬对她保证:“放心,我对拐卖你这样的小女孩不感兴趣,不过——请你吃东西还是可以的。”

    “好,等我。”

    桑红干脆地答应,警惕地回头看看,远处的操场上并没人注意到她,当即若无其事地活动了几下肩膀,沿着栏杆雀跃着小跑到附近茂盛的藤萝边——那里是学校摄像头监视的盲区。

    她深吸口气,膝盖一弯,向上弹跳,双臂灵活地抓住了栏杆的顶端,长腿一荡,飞快地勾住顶部的横栏,再一用力,身体就越过尖利的栅栏顶,轻捷地落到了外边。

    秦洛水已经开着车子过来,这个貌似柔弱的小女孩,行事果断、身手利落得显然又出乎他的意料了,他笑得促狭又惊疑地帮她开了车门,一边不留情面地嘲弄:“动作熟练,难度较高,逃学惯犯。”

    “多谢夸奖,被学校的保安抓住,我会说你诱拐我。”她笑眯眯道。

    “诱拐?你未免也太低估我的眼光了。”秦洛水撇撇嘴故意打击她。

    桑红抿唇一笑,不介意地耸耸肩膀。

    几分钟后,在桑红的指点下,两人坐在学校附近一个街角的冰激凌店。

    桑红做梦一样,坐在粉蓝色的椅上,面对一个体面俊美的青年男子,享用着一大碟色彩缤纷的水果冰粥。

    甜品的冰屑缭绕她的舌尖,细细碎碎的绵密甜味让她惬意地眯起了眼睛:“哎,真舒服,简直就是幸福的味道……”

    秦洛水听到她那夸张的学生腔,不由困惑地看着她猫儿一样眯着的眼睛,真有这么好吃?

    他移开视线,勇敢地看着面前精致盘碟里那花花绿绿的东西,在她眼神的催促下,咬牙捏起勺子挖了一点点送到自己的嘴里,旋即苦着脸咽下去。

    “呵,幸福就是这味道?”

    他嫌弃地咧咧嘴,随意地丢了勺子,抓起旁边的纸巾沾沾唇,身体后仰靠在软椅背上,不打算再尝。

    桑红抬头,看到他那斯斯文文的吃相和嫌弃之色,不由鄙视地小声嘟囔。

    “这么夸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刚才吃了猪食!”

    “嗯,不过你似乎把你自己也绕进去了;我是秦洛水,怎么称呼你,小学生?”

    “我们还会见面?”她挑眉,压根不想多说。

    这回答文不对题,秦洛水想了想摇摇头:“应该不会。”

    “那问这做什么,对了,你请我吃东西的目的可以说了。”她转移话题。

    “目的?呵呵,为什么非要有目的?”

    桑红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唇说:“也许之前没有,但是现在么,谁也说不准,人生本来就是不可预料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