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软件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浪漫言情 > 锦绣医女

锦绣医女

锦绣医女
类型: 浪漫言情 作者: 欢无艳 主角:
标签:
更新: 2018-04-04 10:15:30
为您推荐:

《锦绣医女》剧情简介

一朝穿越成了农家女。
惨遭极品亲戚围困,率领包子家人,缩紧裤腰带过日子。
还没张开就被给定价出售了,骆含烟一怒之下捡个男人暗度陈仓,没想到这个男人种地、打猎、斗亲戚……都是一把好手。
顺利分家,顺利置地,顺利赚银子,顺利踏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锦绣医女》在线免费下载

《锦绣医女》精彩章节

    “呜呜……姐姐,你快醒醒,姐姐……”

    意识模糊时,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她的耳边反复的重复着,言语里带着无尽的哀求。

    骆含烟实在是不堪其扰,皱了皱眉,她慢慢的睁开了眼。

    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屋顶乌黑斑驳,墙壁上到处都是不干净的黄褐色痕迹,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窗户杆子已经没了,只用一块白色的布将就挡着,呼的一阵寒风刮在她的脸上,冻得她重新躺在了床上伸手拉上被子。

    “姐姐,你终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的话,大伯母就要把你丢出去了!姐姐,你还是快点把英子的手镯拿给大伯母吧,不然她又得打咱们了!姐姐,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告诉娘……”小男孩惊喜看她,随即哽咽了起来。

    骆含烟只见一个瘦的皮包骨头的小男孩趴在她的脑袋边上,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她上下打量着他,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尽是补丁,衣服显然是谁穿过的,袖子足足短了大半截,裤子到了小腿肚子,裸露出来的肌肤红彤彤的,还冻出了几条裂缝。

    骆含烟鼻尖顿时充盈着一股霉味,低头一看她盖着的棉被,看起来脏兮兮的,里面的棉花成了团子,根本也没有抵御寒冷的作用,比淘宝上三十块的空调毯子还要差!她身体着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弓着身体把自己缩成一团。

    “霖儿……”骆含烟想着该叫小男孩什么名字,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名字,紧接着便是一连串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张口便唤出来了,她不禁愣了愣。

    像是这个身体的记忆。原主今年是十四岁,跟她十分有缘也叫骆含烟,是向山村骆良家骆四郎的女儿。骆含烟的母亲沈妙云是骆四郎外出多年后带回来的,因长得白净漂亮当时在向山村还引起不小骚动,沈妙云的身体像是患过重病不能干重活。骆含烟还有个弟弟叫骆霖,八岁大,因为营养不良,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孩子的大小。

    骆家并没有分家,之前骆四郎活着的时候,她们日子勉强能过,其他几房也不敢欺压的太过分,但自从骆四郎在八年前的扑鱼作业中意外溺水身亡之后,骆家母女三人就成天被其他几房的人欺负,硬生生的把这一家子都磨成了糯米团子,挨冻挨饿挨打都只能忍着,生怕被赶出骆家路死街头。

    骆家人不待见骆含烟一家子,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骆四郎死的那一天正好是罗霖出生和骆含烟的生日,因此骆家人都认为骆含烟母女是扫把星,对她们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了,再加上骆家家长骆良和骆李氏是个偏心的,偏爱大房和二房,对其他两房的人基本不理,随便大房和二房的人怎么欺负。

    这次骆含烟能魂穿过来的原因,是大伯母刘凤梅让原主把堆积的衣服上河边洗了,结果被来找茬的大房女儿的骆英子指使下河里找银镯子,不慎滑到,跌进了冰冷的河水里磕破了脑袋,发起了高烧。

    这一下,把花样年华的少女害死了,而她借着原主的身体穿越了过来,骆英子年纪不过十四岁,其他房的小孩年纪也不大,心肠手段却歹毒的不行,这让骆含烟很是无语。

    母亲和弟弟都是糯米团子,任人拿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要当牛做马任劳任怨,这样的团子家庭别人不上赶着欺负才怪吧?

    骆含烟不由的深叹了口气,她本来是二十一世纪中医大学的应届毕业生,趁着暑假在中药铺子实习两个月,实习结束的那一天,遭遇车祸,那瞬间都能看到自己**迸出,没成想人没死,魂穿到了这个身体上。

    不过,她既然得到了重生,也是拖了这少女的福,那她也该为这个受欺压的糯米团子家族担起责任,也算是感谢原主了!

    骆含烟还来不及摸索脑海中剩下的记忆,就被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嗓门给撤回现实来了,骆霖一听到这声音,小脸瞬间变得煞白,反射性的往后退了几步,看了一眼骆含烟,又往她面前挪了几步,挡住了她的身子。

    “小兔崽子!你那个赔钱货的姐姐醒了吧!呸,死贱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生出个赔钱货还学会偷了!今个儿,你要是不拿出英子的银手镯子,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死了就死了,还花了我二两银子请大夫!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要养这么个白眼狼!”

    骆霖握了握拳头,姐姐刚刚才醒,不能再被打了!

    上前到了房门口,看着来人,结结巴巴的哀求道,“大、大、大伯母,我姐姐的才刚醒,身体还不……那个英子姐的银手镯子不是我姐姐拿的,肯定是掉在家里哪个位置了……我帮您仔细找找!”

    骆含烟抬头,就见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水桶腰,大肥臀,一双眼睛暴出来,身上是崭新厚实的碎花棉袄,眼里充盈血丝,恶狠狠的瞪着她像是要把她嚼碎了吃了。

    “哼!小兔崽子,英子说了,银手镯子就是你这个偷儿姐姐拿的!难不成我还能冤枉人不成,给我离远点!你这个丧门星,自从你们来骆家就没一天是消停的,还把自己爹给克死了!我看你还不是去死了算了!”刘凤梅狠戾的瞪了他一眼。

    骆霖被劈头盖脸的骂着,也不敢反抗,只能低着头,红了眼眶。

    骆含烟见此情况紧皱起了眉头,想起刘凤梅的儿子骆钰才七岁还比骆霖要高大的多,身上穿的衣服没个补丁,这差别也太大了吧!现在张口就对个小孩子骂死骂活的好没德性!

    她对欺负四房的其他几房的人心生厌恶,特别是这个当着她的面粗俗不堪的刘凤梅,简直就是她养母的有一个十分的翻版。

    骆含烟是个孤儿,孤儿院的日子不太好却也能勉强过下去,十岁的时候,她被一对开杂货铺的夫妻给收养了,起初夫妻两无儿无女对她还挺好,过了几年之后,他们生了个儿子之后,她就成了家里的下人。

    忍着到了十八岁,上了中医学院之后才摆脱,现在,看骆霖垂头挨骂的样子就像是看到过去的自已一样,顿生共鸣之感,手禁不住的攥紧了拳头。

    刘凤梅骂完了骆霖,指着额头上还包裹着泛黄白布,面无血色的骆含烟,含讽带刺的怒骂道,“不要脸的丫头片子!老娘天天花了这么多粮食养你们,吃进了肚子还不满足,心都是黑的!现在还学会偷了!今个儿你要是交出来了还好,要是拿不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银手镯子可是她忍着肉疼花了五两银子融成的,五两银子够她们家过上半年了!一定要拿回来!镯子本是戴在刘凤梅的手上,但她担心婆婆李秀发现,便摘下来放在了床头的柜子里,没成想被骆英子偷了去显摆了!

    骆含烟撑着手缓缓的坐起身子,破旧的被子往下滑落,鼻尖的霉味也散了去,她一双黑亮的眼睛紧盯着粗鄙的刘凤梅,嘴唇紧抿。

    “怎么,臭丫头!想翻天了是吧,看什么看,快点把镯子给我交出来!要是把被我搜到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刘凤梅越说心里的火就越大,她看着骆含烟那张因为惨白更显清秀精致的小脸,火都要从嗓子眼冒出来了,“跟你娘一样,一张狐媚子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勾栏院里出来的!”

    沈妙云的身体虽不好,但长相却是清秀漂亮,连带着她生下的骆含烟长得更漂亮了,在向山村也是出了名儿的小美人了,若是换上一身不错的衣裳比那些大家小姐还要好看,也是为此骆英子经常欺负骆含烟,甚至经常揍她的脸,弄得她整天都是鼻青脸肿看不出本来模样。

    这次骆英子也是在河边玩耍的时候,见着骆含烟跟向山村村长的儿子刘虎聊天,她早就看上了会打猎长得还英俊好看的刘虎,便心生怨怼,故意把手镯丢进了河里,让骆含烟去找,她恨不得骆含烟马上就去死,以后都不用看到这张漂亮的脸蛋在自己面前瞎晃悠!

    骆含烟压根没打算把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她清楚要是再继续不反抗的话,以后遭的罪还会更多,这些人定然不会因为对他们处处忍让,而对你感恩戴德,反而只会变本加厉让你过得更惨,他们才会开心。

    等着吧,她现在可不是原来的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生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