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软件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文学艺术 > 致浮夸

致浮夸

致浮夸
类型: 文学艺术 作者: 方休姑娘 主角:
标签:
更新: 2018-05-17 00:00:00
为您推荐:

《致浮夸》剧情简介

留言板:【此文于2月10号入v,当日3更,20至35章为倒谢支持。】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人生在世,其实很多东西是不必要的,甚至包括妻子和孩子,所以这使我很早的过上了相对自由的生活。——《杜尚传》 婚礼当天。司仪问新郎:“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愿意……”“我愿意!”温庭哭着抢答。 轮到新娘,眼神放空,一声不吭。 司仪理解她在孕期,人傻耳聋,强调一遍:“如果有下辈子,你……” “我不聋。”蒋翊瞥了温庭一眼,“把这辈子先过好再说吧!”讲故事的人:↓↓好东西要分享↓↓《于是我们离婚了》《攻略男
《致浮夸》在线免费下载

《致浮夸》精彩章节

    致浮夸

    文方休姑娘

    2015.11.17

    阳光毒辣,烧红了午后拥堵的车道。

    路况越来越糟,有车族最恨堵在路上,所有人都说来不及。蒋翊闲散的样子显然不在两者之中,但并排车道细心的司机不难发现,这个女人有些奇怪。

    她的五官似男人英挺俊朗,但身上骨瘦嶙峋,是一副修长骨架撑起的皮囊,两侧衣角在脐上扎个结,露出漂亮精致的马甲线。因瘦凹显寡薄的脸上面无表情,眼睛却是亮的,色彩斑斓。

    绿灯只剩一个喷嚏的时间,蒋翊不疾不徐的抽出一根烟衔上,却怎么也找不到火机。

    她单手扶着方向盘,燥热烦闷是织在心底的囚笼,困住她的冷静善良,忍不住想做坏事。

    下一秒绿灯闪过,汽车陆续起步。

    蒋翊猛的右拐直接变道,手里的方向盘扭的像过山车的滑轮。

    刺耳的鸣笛和叫骂轰然炸开。

    “砰”一声蹭了别人的车,这才堪堪刹住。

    “单行道掉头你活腻了找死别插.我的空”被撞的车上窜下一位中年贵妇,心疼的摸着刮花的地方,歇斯底里的骂道。

    “我不是故意的。”蒋翊手臂横在车窗上,嘻嘻笑道:“你倒霉,怪我喽”

    妇女气极,冲过去撕逼:“报警还是通知你爹妈”

    蒋翊心不在焉。

    直到女人又扯脖子喊道:“诶你是爹生娘养的吗”

    话音一落,蒋翊黑黢黢的眼里卷起浪涛。

    下一秒,猛的给脚油门朝妇女冲去。

    事情急转急下跟闹着玩似的,女人一屁股跌在地上,手脚并用倒退着向后爬去,腾起的灰尘糊了满脸,鬼吼鬼叫:“救命啊救命”

    蒋翊盯着对方屁滚尿流的样子,一双猫眼里的笑意明晃如火光。

    善良是一种天赋,可惜她没有,恶形恶状的嘴脸像极了打着恶作剧的幌子泄愤的小孩儿。

    围观尖叫此起彼伏,轮胎距女人瘫软的身体不足半米

    蒋翊刹车,一脚到底。

    生死一线后是短暂的沉寂。

    蒋翊捏着火机下车,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说:“你倒霉,怪我喽”

    “疯子这女的是个疯子”人群里传来的叫骂。

    这时,副驾驶的玻璃在一阵唏嘘中慢慢降下,落到三分之一处。

    透过缝隙,只能看到那人白皙透亮的额头和形状颇好的美人髻。

    随后,女人修长白皙的手指伸出来朝蒋翊的方向点了点,温柔低沉的声线娓娓催促:“别玩儿了,走。”

    男人的声音。

    蒋翊颇有一副好牌到手却没胡上的意兴阑珊,闹剧被隔在外面,车里入赘冰窖。

    开出一条街后,副驾驶上的人慢慢开口:“今儿有点儿过了吧。”

    商量的口气。

    蒋翊轻蔑的斜他一眼,没说话。

    “显然你还需要发泄。”温庭猜测。

    “没错”蒋翊虎着脸点头。

    “可我下午有个重要的工作”温庭笑着说。

    四目交汇。

    温庭细长的眼睛眯起来放出了狡黠诡谲的光,嘿嘿笑道:“别这么看着我,怪吓人的”

    蒋翊:“呵呵。”

    温庭在她的语气里嗅出了危险的味道,下一秒,快速拉紧安全带,“别这样蒋翊,我可以陪你犯病,但你要确保我不能遭殃。”

    蒋翊仍不做声,阴测测的扬着嘴角。

    “好吧。”温庭举手摆出投降的姿势,有几分无奈,但尽数被脸上细白如玉的光泽掩盖,他看了眼时间后说,“我愿意牺牲自己”

    只要能帮你泻火。

    蒋翊慢慢扭过头,再次对上温庭的眼睛。

    温庭:“回家还是开放”五指弯曲,指尖在腿上轻扣出某种低沉有序的节奏,旁若无人的嘟囔道:“我还是想回家做。”

    “回你妈”蒋翊张嘴就骂。

    温庭轻叹了口气,“我从没骂过你妈,你为什么总骂我妈”

    蒋翊盯着他雪白细长的脖子,努力寻上大动脉的位置,紧抿的嘴巴微微张开,龇牙露出一排磨得霍霍发光的牙齿。

    直到温庭用手掌捂住青色的经脉。

    蒋翊这才扭过头继续开车,目视前方却无焦距,沉声唤他名字。

    温庭:“在。”

    蒋翊:“分手吧。”

    温庭抖抖耳朵:“抱歉,你说什么”

    “分手,我们分手。”

    沉默片刻。

    温庭回神,像回味一件有趣的笑话,格格笑道:“连b罩杯都不到的人没资格和我谈这个。”

    “”

    铁拳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使人抓狂。

    蒋翊又扭头盯上他脖子,开口:“那好。”

    停车熄火。

    “又要动手”温庭缩着脖子向后躲。

    蒋翊没有,头也不回的推门下车。

    “干什么去”温庭要拦,晚了一步。

    蒋翊:“找个没你的地方二次发育。”

    说完车门狠狠一摔。

    蒋翊隐约听到,温庭嘟囔句什么,零散的字句被关在车里,尾音就像温庭的人一样,绵软,黠魅,还有点儿欠揍的温柔多情。

    温蒋二人所在的小区地处东面,有本市百年城企业旗下的一体商场做地标,位置极好,穿两条街有闹市,百年老街,活字招牌在夜晚也做酒鬼生意。

    午夜时分,蒋翊睡眼朦胧的从家出来,步入街中一间红顶老屋。

    老板见她只身一人,笑问:“温先生怎么没一道来”

    “他死了。”蒋翊脆生生的答。

    “”

    “别这么看着我,我从不说谎。”

    老板娘是个热心肠的大姐,天晚了,她怕蒋翊贪杯,只提了几瓶啤酒过来招呼。

    蒋翊悻悻的握着筷头开盖,用右手,撅了两下没开,顿时面露烦躁,换左手,“嘭”一声,白色的泡沫涌出。

    “左手又不好用了”老板娘关切的问。

    “估计最近有雨。”蒋翊平静的神态里暗藏失落。

    “姑娘家还是仔细点身体的好。一直想问你,手怎么弄的”

    蒋翊唉声叹气的灌了一大口,无声胜有。

    这个女人天生反骨,生来就恨束缚,身在荣华可心在市井,全年有一半的时间在外漂泊浪荡。

    一年前大学毕业,蒋翊趁温庭出差再次奔赴西藏,出门前意气风发,回来时断了两根手筋。温庭表示痛心疾首,蒋翊却视手上伤疤为藏巴大神钦赐的勋章。

    自此以后,温庭再不出差。

    男人的手心虽软,但力道无穷。

    蒋翊不时竖起大旗彰显刚猛之势,可往往强攻不下,导致今年去过最远的地方是这个城市的郊区。

    老板娘瞧她心情不好,灌酒跟倒水似的,一个劲儿的劝少喝。

    结账回去的时候将近凌晨一点,老板娘直推丈夫送她。

    途中,老板冷不防的说:“最近你们小区可不生,你住哪栋”

    “b。”

    老板一本正经:“a栋前几天进贼了,小偷半夜不知怎么溜进去,业主起来上厕所发现的。人就是傻,丢不得东西,一喊就把贼喊急了”

    “安检那么严还出事儿”

    “可不是”

    “受伤了”

    “中了两刀,可惨了”

    蒋翊没当回事:“我住顶楼。”

    “现在的贼能耐太大了,那个人也是住高层的。”老板眉毛一抖一抖的说。

    蒋翊胸不大,肉都长胆子上了,自然听个新鲜,可怎么都想不到

    凌晨三点左右,公寓周遭竟不太平起来。

    她之所以不看时间也清楚的知道,因为自从温庭拒绝被派出差后就脚不沾地忙了起来,近月来更是天亮才进门。

    蒋翊浅眠怕扰,所以卧房不再关门。

    此时异动落在耳边,蒋翊翻个身,紧紧衣口,没动声色。

    窗帘半掩,她借着月光拿手机摆好位置,屏幕上映出一个黑黝黝的人影。

    寸头,猫着腰,手里拿着家伙。

    她扣上手机继续装睡,但晚了一步,黑影张牙舞爪地朝她扑来。

    蒋翊左肩被擒,鼻尖充斥着腾腾杀气。

    “再动弄死你”

    眼前寒光一闪,被藏巴大神亲吻过的手腕传来刺痛,血珠滚个圈冒了出来。

    蒋翊疼的吸气,“我不反抗,看什么值钱自己拿。”

    贼晃着手里的家伙,显摆实力。

    蒋翊从容不迫的说:“我跑不出去也喊不来人。这个时候了,谁家进陌生人都会紧张。”

    贼似被说服,思考着放下了刀。

    蒋翊用手掌包住伤口,使唤对方:“去给我拿块毛巾,顺便沾点热水。”

    “死不了”

    “那我也扎你一刀,看咱俩谁先死”

    贼被她一嗓子喊的再次思考起来。

    “要取我性命你早动手了,值钱的东西都不放在表面,你帮我包扎伤口,我去拿。”蒋翊趁机说。

    贼驯顺照做,蒋翊也兑现承诺。

    贼一手往兜里划拉值钱的东西,另一只手举起刀逼着蒋翊的脖子。他上下扫了蒋翊一眼,忽就凑近一些问:“你是干啥的”

    “反正不是警察。”蒋翊打个哈欠,“萍水相逢就是缘分,你走吧。”

    “你多大了”

    蒋翊一咬牙,困极:“哥哥,人家未成年呢”

    她下午睡多了,吃完饭回来吞了两片安眠药,现在困劲儿上反,眼皮越来越沉。

    贼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盯着她看,抬起一只布满茧痕的手由她脖子开始抚摸,到锁骨,望梅止渴啧啧有声,接着是肩膀,轻轻一拉,乳.沟不深但肤色可口。

    蒋翊抬手利落一挡,忍无可忍:“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

    “一个人睡多没意思我陪你睡裤子脱了”

    “你倒真不客气”蒋翊阴鸷的勾勾嘴角,“这位先生,进庙先拜佛。看你这高空作案的技术也不是刚入行的,应该知道规矩。拿钱无所谓,也不打听打听这屋主人是谁敢脱裤子就上”

    贼握刀的手一紧,贴上她脖子:“少他妈废话,脱不脱”

    蒋翊目光迷离,语气娓娓:“脱可以,但你要记住,我事先是劝过你的。”

    “你、你什么意思”他拿刀的手不稳,刀刃一次次擦过蒋翊的脖子。

    蒋翊不躲不闪,忍俊不禁的问道:“东城有个满人聚集的地儿,你知道吗”

    “百年巷。”

    “你不傻。”

    “那地方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片儿就划在东城区里,你说要是百年巷里的人在自家地盘上出了事儿,你的命还真就得搁这屋里了。”

    贼眯起眼睛:“敢问您祖宗是哪一位恰巧老子姓爱新觉罗,睡你正好”

    他伸手去抓蒋翊的胸。

    蒋翊腾然起身,速比光,身似影,对方一个失措被她擒住一只手。蒋翊一手提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掐住他的胳膊根,“咔嚓”一声,男人伏地哀嚎。

    蒋翊闪身下床,稳步不急,只去扯一件衣服,从口袋里翻出证件,抛个弧线过去。

    出自百年巷八十八号的大姓,据说那是个埋藏着地理五诀、以藏书和古董闻名于世的地方。

    男人目瞪口呆。

    蒋翊绕过他直接上床,找个舒服的位置靠好,开口:“你再不走,还能等来一位百年巷的人。这么短的时间,你做不到杀我灭口。”

    慌乱的开关门声响起又落下。

    蒋翊长长的嘘口气,不知过去多久,身体越来越沉,她咬牙爬起开灯,见洁白的被褥浸在赤红的血泡里。

    “靠”

    蒋翊直奔地库,刚进去就和一辆崭新的德国汽车碰个正着,她二话不说跳了上去。

    车灯被开门声牵亮,驾驶位上的人吓了一跳。

    温庭盯着蒋翊裹在手腕上的毛巾,转瞬间眼神变了又变,“可疼了吧”

    “别你妈废话找揍是吧”蒋翊有气无力的喝到,“去医院”

    温庭侧过身,平静的面容里生出三分讥讽,桀骜里酝酿七分狡黠:“你先回答,疼不疼。”

    蒋翊眼皮越来越重,意识全无前,终于想起白天温庭那句不甚清晰的警告。

    离开我,小心血光之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