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软件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文学艺术 > 美人芜姜

美人芜姜

美人芜姜
类型: 文学艺术 作者: 玉胡芦 主角:
标签:
更新: 2018-05-17 00:00:00
为您推荐:

《美人芜姜》剧情简介

八年前一场宫乱,她被年老的太监从临康城带出禁宫,过雁门关隐姓埋名与胡人而居。那年她六岁,中原是她一个回不去的梦。八年后匈奴来袭,一位流亡的汉人将军把她从胡虏中救出,她伴他亡命沙场、封疆辟业,他把她带回中原,集万千宠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注1:男主比女主大九岁,灰常宠!没有章法的宠! 2:本文历史背景架空,不做考据,请多包涵。【入亲们,本文周四(即9月3号)开V,请小伙伴们支持,鞠躬感谢大家(*^^*)【推荐好友欢脱新文】专栏求收养~萌萌哒读者63431633#

《美人芜姜》在线免费下载

《美人芜姜》精彩章节

    泱泱华夏,千百年起起落落弹指一挥间。大渊的繁华已经过去几十载,但她盛极一时的璀璨却仍在世人的心中镌刻,神秘、富丽而斑斓。

    “叮铃叮铃”落日余晖在绵延的大漠之上打出一片壮观的金黄,骆驼庞大的身躯在橙红光圈中挪移,驼铃声夹带晚风沿古道穿梭,那是遥远的黑汗国人满载贡品自西向东而去。驼峰把十多名美人的身躯波涛浅漾,曼妙纱丽在傍晚的飞沙走石中舞动,他们要用美人去讨好中土的皇帝,用来作为通商的交换。多少年不知疲倦。

    芜姜在水边喂马,不知不觉抬头看。那马儿喝饱,已经懒得低头,用鼻子蹭她,她也忘记收回眼神。十四岁的少女,唇红齿白,青丝如瀑,生得漂亮极了。

    打水的族人们便逗她:“芜姜,芜姜,不如让首领准你与驼队随行,送你去中原当汉人的皇后。”

    这里是郝邬族人的聚居地,与北方逖国连着一片无边草场,离中原亦有戈壁相隔。首领安分固守,向两国称臣,并不参与掠地纷争。

    汉人被迫离开故土之后,不约而同把幽怨深藏,对外只感怀她的美好与芳华。因此淳朴的族人们依旧忌惮而向往着中原的富有,他们告诉芜姜,说那里的丝绸可以铺满临康城的每一条街道,那里的美酒可以淌满每一条城中的支流,每一个番禹君主的册立都希望得到中原王朝的认可。

    但芜姜知道不是。

    “嗟,瘦马残躯辞汉去。塞外雁,何日是归程”

    天空之下传来幽远的曲调,苍凉的十六字歌谣夹带着苦涩。没有人愿意轻易舍弃故土,那是从关内远道而来的人们发出的对故乡的感伤。他们步履蹒跚,拖家带口,仓惶迷离。他们弃了故土,过雁门关,或者在这个贫瘠的小部落外扎根,又或者躲过匈奴人的视线,去到更远的西方从商。

    路过芜姜的身边,问她讨要水喝,然后芜姜就会从这些汉人的方言中听到中原的世界。他们口中的中原是争战与叛乱,是饥饿与疟疾,是朝代朝夕更替,灾荒流年,民不聊生。

    中原,已经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芜姜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其实她就来自那里。

    记忆定格在遥遥八年以前,许多的荣华娇宠现如今早已忘却,那些伺候过自己的、疼爱过自己的宫人们她已经想不起来面目;但是滔天火光之下,夺宫的厮杀与女人的惨叫却在她的心灵深处深深烙下痕迹,如何也挥之不去。

    母妃拉着她的手在禁宫的断臂残垣中仓惶奔跑,流云般的裙裾被周围的火苗带起浓烟,鼻翼下充满血腥与孳孳的焦灼味道,但是这些她都来不及回头看。毫无预兆的叛乱让六岁的女童来不及哭泣,甚至忘记了前一刻脚底下刚踩过的几个死人。

    突然前面杀出一队官兵,气煞煞拦住了母女二人的去路。

    他们指着她的鼻子说:“抓住她们,这就是孝业帝最宠爱的妃子与女儿”

    她看见无路可逃的母妃蹲下来,把瑟瑟发抖的自己紧紧裹藏在怀中。她的母妃是个极美的女人,多少年来她都不知该如何形容她的美。她看见她的容色惨白,嘴角有些涩涩发抖,但还是转过头来对自己宽抚一笑。那笑容宛若夏花初绽,哦,不,用父王的话说,世间万花也比不过母妃的笑容灿烂。

    他们走到她的跟前,然后蹲下来挑起她母妃的下颌,打量那水波潋动的眼眸。

    却没有眼泪,女人的目光坚定、护犊、且忿恨。

    然后他们便不悦,恶劣地咧嘴大笑起来:“呵呵呵哈~~果然是个惑人的妖媚,带走”

    兵士上来拉扯。

    娘,我怕。她抓紧母妃的袖缘。

    父王已经死了,他们用剧毒杀了他,在他四十岁的这一天。

    父王对母妃万千宠爱,但这并不妨碍他同时也是个仁政爱民的帝王。然而这个诸国纷争的时代,他的勤勉引起了旁人的恐慌,他们联起手来内外勾结杀了他,杀了他的儿子们,并把所有的宫妃都糟蹋了。阖宫都是女人的哭啼与惨叫。现在他们又要来抓她的母妃,这个传说中天下最美的女人。

    六岁的芜姜看见母妃胸口被拉扯出来一抹颜色,吓得哇哇大哭。

    许是她的哭声惊动了谁,一名劲装男子穿越人群走过来,身量清颀,英姿飒飒。

    问他们发生了什么。

    他们拱手叫他“小将军”,又或者是“笑将军”,然后指着她和她的母妃说抓到了孝业帝的女眷,问他怎么处置

    怎么处置

    她看见他居高临下地睇过来,他的面目被铁罩隐去一半,只剩下一双凤眸冷长。看起来似乎比太子哥哥还要小些,但周身气场却煞重。

    眉宇间都是凛冽,上下打量着她的母妃,然后又从她母妃身上自然地落到她身上。

    他看着她的时候,她便停止了哭泣,哽咽且眼泪汪汪地的望着她,命运不由自主地交与他发落。

    她叫他哥哥。“哥哥,我娘亲不要死。”声音怯怯,没有往日被娇宠的灵动,尾音因为性命的凄惶而哆嗦。

    他似未曾听闻,腕上一串乌黑油亮的佛珠滑落手心轻捻。哦,芜姜忽然想起来宫人说过,说邻国有个少年将军,始一出生便杀孽深重,家里把他三岁送去庙宇将养,非但煞气没化,反倒杀人前都要捻一捻手上的佛珠。她看见他捻佛珠,顿然生出害怕,小小的身子猛一哆嗦。

    他盯着她的小花脸看,好像看穿了她心中所想,容色沉下,道一声:“叫她们自己去,本将军不想看见。”语气冷淡,不耐烦多言。

    周遭兵士怅然,不甘地望着她们母女。

    芜姜不知何意,还以为终于得了赦免,如释重负,连忙甜甜谢他一句哥哥。

    谢

    少年劲朗的背影微一顿,然后走开,头也不回。

    芜姜心存感激。

    直到看到母妃悬在空荡荡的殿梁之上,才忽然明白过来。原来那一句“叫她们自己去”,乃是叫她母女自行了断。

    她真不知是要谢他,还是要记他一命。

    母妃结束了二十三岁的生命,一个女人风华最盛的年岁。似要用这种方式宣告世人,她和父王的爱情,不是外面形容的那样祸国妖姬。她并没有扰政,父王也依旧是个贤明的帝王。

    老太监牵着芜姜的小手推开宫门,六岁的芜姜站在漆红的门槛外,看见那雕饰繁复的横木之上,白绫勒住了母亲的魂魄,只剩下一双殷红的鞋履在寂寞里空荡。

    “娘”芜姜失声尖叫,松开老太监的手扑过去,垫着脚尖想要把母妃扯下来。

    但那鞋履滑落,她只抓住一只冰冷的脚面。

    母妃的身子因为力道开始摇晃,头上的钗子扑索索往下掉,其中一枚划过她的额头,她不敢抬头看。咸涩的刺痛破开幼女稚嫩的肌肤,在她的额际上留下一道永久不逝的疤痕。

    芜姜后来便傻在那里,看着母妃荼白的裙裾无魂地荡过来又荡过去。

    老太监说她自此就不聪明了,不太爱说话,见人开口就先对人笑。

    他们把父王的国瓜分了,留下几片偏僻小郡赐与表皇叔,让他做个小国主。为了堵住诸国之口,表皇叔又附庸北方逖国,自此中原相当于失去了屏障,胡人轻而易举便可通关南下。

    她本要被送去教坊,或调教成歌伎,又或者训练成舞伎。老太监带着她一路向西逃跑。雁门关外飞沙走石,年迈的忠仆背着她走到石碑处,便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说那里是他的故乡,就让他长睡在那里吧。

    落日昏黄的光晕中,六岁的芜姜被催着一个人仓惶向前走。老太监佝偻着背冲她叮嘱,叫她继续往西,说小公主记着不要回头。

    走吧,走吧,走了就不要再回来。

    冷冽的夜风擦过耳际,前方路茫茫,萋萋没有方向。旷野里隐约传来幽长的狼嚎,像要吞吃人性命,她走得跌跌撞撞,嘤嘤不敢哭出声来。耳畔回响父王和蔼的笑声,还有哥哥们的宠爱,宫妃们善意的嬉笑。但一切忽然都被愤怒的厮杀掩盖了,只剩下烈焰在孳孳燃烧,母妃孤艳的身影湮没在大火之中,取而代之是新天子登基的喧闹。

    乱哄哄。

    后来便什么都听不见了,只剩下鞋踩戈壁碎石发出的磕绊。

    “芜姜、芜姜”身后传来妇人的轻唤,似是因着她的听不见,又再唤了第三声。

    芜姜回头看,看见妇人着一袭交领斜襟襦裙,四十余岁年纪,手提木桶,正向着自己走来。

    连忙晕开笑颜,甜甜唤她一声:“阿娘。”

    她的耳朵在看到母妃枯悬横梁的那一声尖叫之后,就变得不太灵敏了。但好在会看唇语,一双妙目也像能说话。

    马喂完了,把水边洗好的衣裳提起来,回那调侃的族人一句:“中原有放眼无边的草场么没有我才不要去。”

    “待嫁的姑娘脸皮儿浅,只怕舍不得草场上健壮的少年”她声音清脆执拗,惹得长辈们纷纷笑。一旁刷马的男儿们红了脸,一双双炙热的眼眸看过来。

    郝邬族的第一美人,白皙的肌肤似能揉出水儿,再大的骄阳也晒她不黑。中原的血统赋予她汉人女子的纤柔,草场上的羊奶又滋润她应有的丰腴,是族中年轻壮士梦寐以求的娇妻。

    阿娘走过来,佯装皱眉:“你阿耶把一百头羊圈回了栏,也没见姑娘喂完马驹回家,我当是谁人把你迷路。”一边说,一边冲她眨眼睛。

    这个部落里的女儿,到了十三四岁便要婚配男子,然后与他生儿育女,壮大族群。芜姜也到了待嫁的年纪,好几个夜半醒来,都听见夫妇二人低声商议,悄悄把族中男儿比对。

    芜姜猜阿娘一定听到了刚才的谈话,便脸红避开少年们的视线。

    “这就回啦怪马儿,马儿贪喝水”接过妇人手中的木桶,弯腰在溪边打满了水,又垫脚挂上马背。

    是在帐包外被收养的。六岁的年纪,一路忍饥受怕,哪里能有许多的力气。后来不知饿倒在哪一户门前,一对郝邬族夫妇天亮出来,近四十而没有孩子。猛然看到一个娇娇的小女娃晕倒在屋外,讶喜极了。问她叫什么。她口唇干裂,看见帐篷的角落野花沾湿露水,便含糊伸手一指:“花。”

    但是却叫不出自己的名字。

    她道不出,夫妇便只当她年幼忘记。他们把她抱进帐篷,用羊奶精心喂养,用药草擦拭血迹斑驳的双脚;又给她起名叫芜姜,姜表美丽,芜是芜花,花瓣幼粉,花性却坚强。夫妇俩总说芜姜是上天恩赐的礼物,他们待芜姜如同亲生骨肉,使她在这里安逸成长。

    落日下的西塞苍茫空旷,这里一半是绿洲,一半是大漠,衍生出瑰丽的独特景观。天边只剩下一道牙儿的光晕,人们陆陆续续拾掇回家。风吹起妇人垂洒的发丝,妇人抚着芜姜的手背:“有人在羊圈外等你点头,你阿耶不忍心赶他走。”

    “谁呀。”芜姜牵马回头望,那东去的黑汗国驼队正蹒跚走远,渐渐只剩下来一道狭长的影子。

    母妃在自尽前曾拉着她的手说:“凤仪,你要忘记这里,往远处走,不要回头。”

    凤仪,那个六岁小公主的名字,早已陌生,也要永远地掩埋在血染的深宫里。中原,是芜姜一个不能回去的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