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软件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游戏竞技 > 校园篮球风云

校园篮球风云

校园篮球风云
类型: 游戏竞技 作者: 大秦炳炳 主角:
标签:
更新: 2018-05-15 00:00:00
为您推荐:

《校园篮球风云》剧情简介

     没什么好介绍的,就是写篮球的.喜欢篮球的朋友请进.本书会在你的生活里带来一丝对篮球的冲动,期盼.主人翁是个非常具有篮球天赋的少年,在初一12岁的时候看过一场北阳一年一届的高中篮球联赛的比赛后,就疯狂的爱上了篮球。在三年的磨练下,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十二中校队篮球队员,面临即将到来的篮球联赛,他将有什么表现了?让我们一起来拭目以待吧!
        没有玄幻,没有神奇,没有外星人,
《校园篮球风云》在线免费下载

《校园篮球风云》精彩章节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长的战斗之再见校园

    “刷``!”

    “耶`````!”

    “呼````````!”

    各种声音在单玉的耳边响起着,球与球网的干脆声,看台球迷的喝彩声,反对者的嘘声,这些声音,没有停止下它们的步伐,而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着,让卢湾体育馆在高温的喧闹中摇摆着,也让很多上海的老观众,恍然间,又回到了属于上海大鲨鱼最辉煌的那个年代。

    也许,在开赛前,谁也没有想到,到了最后的第四节,比赛竟然会让观众如此的疯狂。

    一名五十开外的老记者蹲在南洋的半场底边上,呆呆的看着那黑色的8号高举起自己的右手,食指高高的竖起,早已学会控制自己的他,竟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

    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sf,只要他一拿球,全场的观众就忍不住的呼喊起来,因为,只要他一出手,就已经代表命中了。

    五投五中,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南洋竭尽所能的贴身防守只能更加衬托8号不可思义的强大,就在刚才,尽管在两名身高都大大高于8号的南洋球员下的贴身夹防,8号晃身变向,在甩开两人半身之后,急停跳投出手,两位防守球员的手已经封盖到脸上的情况下,8号竟然在后仰情况下,空心命中。

    可怕的命中率,不敢相信的炽热手感!

    打疯了,一定是打疯了!

    陈平的脸上一片苍白,刚才满脸的汗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全都没有了,换上的,是一片冰凉,空洞的看着往后回防的8号,嘴巴颤动着,自己也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

    “这````该````死````的!”陈平终于吐出一句,无论自己怎么去防守,哪怕拼尽全力想去犯规的去阻止8号的出手,都是白费功夫。

    恨自己无能,更恨8号的变态,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要是认真起来,会这么可怕,冷笑着脸,抿着嘴,全然忽视所有人的眼神,还有那让人无力抗拒的后仰。

    陈平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失败不可怕,羞辱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关键是当自己全力以赴,拼尽全力的时候,却发现这所有付出的一切,只是换来对手那满眼不屑的眼神的时候,谁都将无法控制住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陈平问着自己。

    一双大手忽然搭在他的肩上,温暖的,抬起头,映入眼眶的是队长一脸的不在乎。

    “平,还有力气吗?”

    “有`````。”陈平不明意思,喘气的答道。

    单玉点了点头,忽然大力推了一把,将陈平一下推出好几米外。

    “队长```````?”陈平呆了。

    “平,如果在比赛完之后,我还看到你有一丝力气走路,我就狠狠的揍死你这家伙!”单玉忽然变得脸色,面露凶光的喝道。

    “我``````!”

    “拿出点本事来,不要8号把我们都看扁了,你是这样,我也一样!”

    陈平渐渐直起腰来,看着愤怒着的队长。

    “可是我防不住他!”说到这,陈平简直说不下去了。

    “他正儿八经的看过你一眼吗?”单玉忽然问到一句。

    陈平仿佛被皮鞭抽了一下一样,顿时把头抬起来。

    在说完这一句之后,当自己搭档怒视着自己的时候,单玉脸上忽然泛起一片自嘲,“他也没正儿八经的看过我一眼,好象在他眼中,我只是空气而已!”

    “队长``````!”陈平再也忍不住了,喃声道。

    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队友,单玉再次露出原来那熟悉的不在乎表情,“我才不会去想比赛谁会赢,我只想让他好好看着我,最好是象一个仇人一样瞪着我!仅此而已!”说到这,单玉转过身,向前场奔去。

    呆站在那的陈平静止在那,忽然仰天发出一声悲嚎,然后如他的队长那样,义无返顾的向前场奔去。

    被轻视所产生的愤怒,是空前巨大的,这一刻,陈平忘却了先前所有的挫折,在这一刻,他只想让8号狠狠的看着自己,那样的快乐,是他现在最为渴望所得到的。

    来吧!

    8号!

    我们不会被你打倒的!

    绝不!

    颜雨峰站在三分线外,作为一个优秀的球员来说,很多时候,静止要比不断的跑动更加让对手难以防范,但是这里的静止并不是指完全的不动,就如现在那样,颜雨峰在不断的与对手纠缠着。

    不是一个,而是二个!

    颜雨峰一手护着自己,并且平平的抗在对手的胸前,另外一手不断的甩开仿佛要拷住自己的对手的手,但很无奈,对手就象八爪鱼一样,一次次甩开换来的却是更加顽固的纠缠。

    颜雨峰已经看到夜长风吸引住了对手的注意,侧过身体护住了球,正在等待给自己传球,心中一喜,奋力的挣开对手的纠缠,向左边奔去,一步跨出之后,令人讨厌的手竟生生的扯住了自己。

    心里怒气再也控制不住,颜雨峰大力甩手,想要再次挣开对手近似无赖的贴身防守。

    “嘟```````!”哨子尖锐的响起,主裁判王建伸手就给颜雨峰判了一个进攻例!

    “有没有搞错?”

    颜雨峰脖子都粗了,裁判无视对手恶劣的防守已经很让他恼火了,而自己一个摆脱的动作,却遭来自己第四次犯规!若不是现在离比赛就剩三分钟,恐怕自己已经把所有的冷静都扔到一片,与这个黑眼裁判大声理论一番!

    悻悻的往回退守而去,颜雨峰恼火的瞥了一眼已经被自己降级无赖的21号,冷哼了一声。

    脸上泛白,已经开始在流虚汗的陈平感觉到8号刚才看自己的那一眼,脸上不怒反笑,伸手擦了擦满脸的汗水,单玉从后面拍了下他,道:“干得漂亮!”

    “他看了我一眼,嘿嘿!”陈平说道,心里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哀一下。

    “还有五分差距,我们还有机会!”单玉听出好友口中的郁闷,沉默了下后,鼓励道。

    颜雨峰慢慢的向回跑去,场边的商林表情严肃的向他做了手势,雨峰心中一凉,忽然才想起,刚才那次犯规竟是自己的第四次犯规。

    该死!

    颜雨峰暗暗的咬了下钢牙,最后的几分钟,自己就只剩下一次犯错的允许了,不能再出现错误了,但这个21号实在太脏了,如果不全力以赴根本无法甩开他。

    “叱!”一声响喝把颜雨峰拉回到比赛中,回头看去,一个身影已经从自己身边闪过,为自己补防的项杰大吼一声,放弃自己防守的对象,扑了上去。

    杀进来的正是让颜雨峰感到痛恶的陈平,在整个南区,身为冠军球队的主力大前锋,绝不是一个庸俗之辈,只是因为他的防守任务就是攻击强悍的颜雨峰而让北阳所有球员产生了误导,以为这个瘦大个技术也不过如此。

    但被单玉用语言而激发出强烈斗志的陈平在突破过还没有反应过的颜雨峰之后,以一个非常精彩的进球让所有的北阳队员倒吸了一口气,不仅如此,这个进球成了第四节,乃自整场比赛的重大转折点。

    成与败,真的只是在一线之间。

    陈平没有继续运球,而是在突破过颜雨峰之后夹住弹起的篮球,姿势相当粗暴的单手将球别在自己的腰肋处,而速度丝毫不减,象头疯了的野牛一样,直接往篮下冲去。

    项杰已经补到了身边,而他所放弃的防守对象袁星已经站在了最佳的位置上伸手要球,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一向是喜欢打配合球,无私的陈平根本一眼都没瞧见他,瞪圆着眼睛向里斜冲而上,袁星打了一个寒颤,自己分明看到陈平的眼睛竟是一片血红。

    这家伙竟然疯了!!!

    一步,两步,三步,是电火闪石,又是那样历历在目,项杰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能把这么快的节奏看得如此的清晰,他看到了21号疯狂的表情,还有无比衬托他那夹球在腰间,横往扫来的气势,忽然间,项杰仿佛看到了是一个全新的颜雨峰,那种气势,那股血红,都全然是一模一样的。

    跳起来了,从已经呆住,却又好象是做好了一个撞人犯规陷阱的10号面前差之毫厘的越过,陈平终于将紧紧别在腰肋间的篮球单手夹勾在自己的左手腕上,然后轮起左手向前跃起。

    此时的陈平宛如一个挺身而出的斗士,昂着胸膛,双脚尽力的往后曲勾而去,恍如云中漫步一般,左手单臂轮回飞扣,就如在这美妙的这一时刻,烙上了狂野的标记,姿势的优美,气势的狂爆,这截截不入两者中,却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爆发出最灿烂的震撼。

    在场没人可以形容当时的那一幕,就算是看遍了所有颜雨峰的扣篮的孙明也无法描述此刻空中一幕,这是他从来没看过的招式,依稀颜雨峰曾经也想做过,虽然成功了,但却总是得不到其中的精髓,颜雨峰好象很无奈的说过,象这样的招式,除了激烈狂野的比赛中,是绝对无法完成的。

    回忆如闪电般从脑海里掠过,当看到21号单手一个单臂180度直接把球轮扣进篮筐的时候,孙明无法控制自己的跳了起来,张大了嘴巴。

    这种视觉上的震撼是相当巨大的,象孙明这样跳起来的,不仅仅是一个两个,而一片又一片,惊呼声在陈平落地的一瞬间,几乎要将人的耳膜都尖锐的撕裂。

    袁星目瞪口呆的看着落地,满脸血红的陈平,汗大把大把的从他脸上滚下来,他转过身来,没有看着自己面前的队友,而是仰天怒吼。

    一个绝不真实的陈平就展现在袁星的眼前,刚才那一幕,没有哪个人要比他还要更加靠近的看完这个进球,心在扑扑的狂跳,手不禁死命的握紧着,当看到陈平象狼嚎一样的嘶吼的发泄着的时候,一贯冷静的袁星顿时热血沸腾了。

    当全场南洋的球迷无法抑制的放声吼叫的时候,南洋的队员也一窝蜂的冲进北阳的内线,把还在大吼着的陈平团团围抱在中间。

    一个进球,总是会爆发出火山般的热情,此时,就是如此。

    颜雨峰叉腰站在三分线边上,有些空洞的看着还在那庆祝的南洋人,尽管裁判已经大声的吹哨,但看台上和球场的剧烈混乱已经让局势达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地步,而这个时候,商林仿佛是想为这个精彩的进球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一样,神经质的吹响了非常珍贵的倒数第二个30秒短暂停。

    而这个时候,北阳只剩下一个长暂停了和一个短暂停!

    68比66!

    南洋在被第四节一开始被赶超之后,然后一路被对手狂拉双位差距,全队几乎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时候,队中抗鼎人物陈平的突然大爆发,就如给频死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一样,南洋的气势顿时大增,一连追了五分,竟把比分再一次拉到两分之距。

    峰回路转,比赛的曲折让全场的观众大呼过瘾,同时也对最后的结果更加无比期待了,在双方暂停的时候,不约而起的为自己喜欢的球队大声呐喊加油起来。

    “北阳!北阳!北阳!~~~!!!”

    “南洋,南洋,南洋!!!”

    山崩海啸般的呼喊中,韩朔忽然感到一阵难过。他想起了去年这个时候,在北京四十二中最后陷入崩溃之际,做为主场的北京四十二中,却出现了大面积退场的悲惨现象,当看到刚还是满满的看台却只剩几个人在那稀落的坐在那的时候,还未心死的韩朔终于崩溃了。

    抬头看着那显示还有四分四十二秒的比赛时间表,是啊,这场精彩的比赛就剩下四分钟而已,谁会最后的胜利者呢?

    韩朔不知道,也不敢去猜测,刚开场那种轻视的想法早已经不知抛到哪去,以今天双方的水平,自己碰到谁,都怕要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来面对,尤其是这支来自江苏的北阳球队,那个8号,自己心里一点底没有,天晓得那个时候,自己会不会被羞辱得一塌糊涂!

    颜雨峰冷冷的站那,告诉自己,这只不是南洋最后的反抗,时间就剩最后几分钟了,而这个时候,也正是南洋最为容易崩盘的阶段。

    “嘿嘿!单玉,你会看到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的,我向你保证!” 颜雨峰转过身去,看着自己的教练。

    商林点了点头,用大拇指和食指放在嘴中,吹了一个响哨,当场上五虎全部回过身来看着他的时候,商林扬了扬手,有力的挥舞了二圈。

    北阳每个队员的脸上顿时路出了兴奋,南洋,你有苦头了!

    飓风就要降临呢!

    81比72!!!

    二分十四秒,只用不过二分多钟而已,七个回合之间,北阳不可思义的连追13分,打了一个13比6,竟把刚才还高高而上的南洋甩出四分之多,而此时离比赛就剩二分钟二十八秒了!

    致命的反击,奇迹般的大逆转,再也没有什么词语来形容刚才的二分十四秒,北阳在颜雨峰一人独鼎之下,展开赛前就已经为之训练很久的全场夹击战术,在最多可以进行五个回合的二分多钟里却记狠狠的打了八个回合!

    并且难堪的直接造成南洋三次进攻里三次失误,一次是被断球打快攻,二次是被夹防到24秒违例,而北阳却在本身3vs3的进攻时间中,偷得一个回合,四次进攻全部得手,3个3分,一个站在三分线的二分,外加断球那个快攻上篮,北阳就这样,让全场所有的人,感觉到什么才叫恐怖的攻击力!

    全场的人都盯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包括南洋还有看台上那些身份各异,现心情全都一样的那些人,就连直播室里的两位主持人,现在也是瞪圆了眼睛看着那8号,嘴里都不晓得说些什么才好!

    颜雨峰喘息的弓身站在那,凝视着前方,他心里只想着这个回合该去怎么做,却浑然没去想刚才那二分钟,自己是多么的精彩和灿烂。

    二分钟一个人连得13分,几乎是4个三分,还有一个三秒区外的双手飞身飘扣,还有什么要比这些还让人感到目瞪口呆呢?

    没有,在高中生这个等级的赛事中,再也没有谁可以这么快,这么狠的出手,就算是放到国内任何一个级别的赛事中,也罕有这样场面出现,关于这一点,球场边的那些来自cba的拉拉队是肯定敢和你打保票的!

    这个家伙!用一种几近疯狂的姿态让全场上下七千多人见识下什么才叫sf的发飙!不仅是那些不熟知他的人,就算是同样了解他,和他一起并肩战斗的那些人,现在看颜雨峰的眼神都变得异样了。

    高原,夜长风,项杰,等等,没有一个人不被颜雨峰刚才那二分钟的出手吓住了,就算是冷静,甚至已经预知到这个结果的商林,他的表情也控制不住的呈呆瓜状。

    二分飙13分,好象记性里这样的人一个都没有,不谈对抗的级别,在同等的对抗环境下,这么狠的出手,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简直是不要命啊!

    让商林发出这样感慨的是得益于在一分钟前颜雨峰一个人运球过中线,在一边是陈平的夹击,正面又有单玉的封堵情况下,颜雨峰强行的把球斜运到边角弧顶处时,在离三分线还有一米多距离的时候,忽然起身,张手就投!

    全场人都惊了,而当看到球象炮弹一样,以一个非常小的弧度直穿过篮筐的时,这种惊又马上变成了愫然。

    就连看台上一直鼻蹭着的张猛,金大志两人,也忘记在8号进攻完之后,加以讥讽的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比分牌又红幻幻的变换成另外一个数字。

    耳边响起的是自己老大的声音:“有本事,你们俩也这样投一个进进给我看看!”

    而身为防守者的陈平面对疯狂中的8号,已经不清楚自己在球场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拿球就投,一点都不犹豫,而枪枪都命中的状况,已经让陈平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曲东定了定自己的神,发现好友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下意识问道:“看我做什么?”

    “你想要这样的球员吗?”

    曲东楞住了,眼神再次回到球场上,回到那个黑色8号身上,陷入了沉思中。

    看台上的正在发生着,而球场边的事情,也在悄然的进行着改变。

    南洋主教练冯得刚灰白的眉毛在微微的颤抖着,他觉得自己脸部都已经不是在自己的神经控制中了,一个个空心射入网中的三分不仅是在打击南洋在场上的每一个队员,也在毫不留情的摧毁着南洋三年来苦心经营的那股对待南区球队心气。

    三分啊!这个篮球中最可怕的东西啊!冯得刚心里苦叫着,必须要叫暂停了,再不叫,南洋真不用玩了!

    “暂停,暂停!给我暂停!”冯得刚不顾一切的大吼道。

    当暂停的铃声长鸣而起的时候,全场发出一声巨大的嘘声,这是铁杆北阳球迷和已经悄然换了一个阵营的观众所发出的,他们在嘲笑昔日的南区老大,三年了,你应该挪个位置了吧!

    颜雨峰弓起的身子慢慢的站直了,身后忽然有一个人狠狠的跳了过来,一下把他抱住,耳边响起的是上智熟悉的大叫:“老大,你好厉害啊!”

    颜雨峰笑了,拍了下已经全部骑在他身上的上智,道:“快给我下来,不让我下场休息下啊!”回过身来,看到是高原,项杰,

    夜长风的笑脸,“加油,南洋的好日子,快要到了!” 颜雨峰淡淡的说道。

    “快到了!”高原伸出手与颜雨峰击了下掌,肯定附加上这一句。

    颜雨峰转首看着夜长风,后者也伸出手来,握成拳,与自己碰在一起,“北阳的日子,快要来了!”

    这是夜长风的话,也是整个北阳十二中想要说的话,北阳十二中,这支大黑马,已经不在是纯粹的黑了,在所有人眼里,他仿佛就已经存在了很久一样,他是那么的强大!强大到无论是谁,无论他曾经堕落辉煌,都会在与北阳的决战中,如阳光下的春雪一样,化为乌有。

    北阳的自信是取之赛前对南洋的了解,众所周知,南洋是只喜欢打顺风战的球队,而面对逆风局面,尤其是比赛就剩几分钟就要结束,比分还落后的局面,往往提前崩溃,缴械投降,甚至坐的凳子上的王学超等人还盲目的相信,也许这次暂停之后,南洋会派出自己的替补球员上场。

    商林抬头又看了一眼比分,九分在手,还有二分钟,这场比赛的胜利,自己已经拽到手一大半呢,落后情况下,自己也从没有担心过,就更别说现在手里还有五分,南洋啊南洋,我们最终还是要把你击败呢!

    商林满意的哼出一声,负手站在那,对着球员大声的安排道:“防守要继续严密,我们还要进攻,不要去管南洋是否还要继续打下去,我们一定要打到最后一秒!明白吗?”

    “明白!”北阳全队齐声喝道。

    “拿好球,单玉,袁星,你们两个在后面做接应,先把球带过中线,然后,单玉,你一定要自己拿球,队员会给你做掩护,得分,我现在需要的就是得分!我不管是三分还是两分,就算是一分,我也要!”冯得刚喘着粗气,在那低吼着。

    单玉咬着嘴唇,教练的意思自己非常明白,在最后这个时候,是南洋最容易掉链子的时候,不知有多少次,全队进行过反省和寻找原因,但一旦碰到在最后关头,比分忽然被拉大,全队总是找不出斗志去追赶,而是非常快的沉沦下去。

    得分,哪怕现在就是得一分,也是在这个沉沦的深渊努力的往外爬出了一步!

    咬了咬牙,单玉狠狠的掉了掉头,回头瞪着陈平,低嘶出一句:“给我醒醒!你还想胜利了吗?”

    昏沉的陈平突然被这句话惊醒过来,迎面就是单玉那血红的眼睛。

    “想!”

    “那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什么?”陈平还迷茫着。

    “相信我,给我在外线做第一个掩护,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会在第一个挡拆前就出手,一定不会想到!相信我,我一顶能把比分追回来!陈平!”

    陈平瞪大了眼睛,单玉的头忽然顶了过来,压在他的脸上,两人鼻子对鼻子的看着对方!

    “相信我!这一次,我绝不会轻易放弃!绝不!”

    看着自己最信任的搭档,陈平想起这二年来一次次面对北区那如泰山压顶的攻势之下,南洋的溃不成军,那时候的单玉的表情是沮丧,是绝望,却看不见一丝愤怒,可现在的他,却是那么的愤怒,那表情甚至让自己感到一丝胆颤。

    单玉,你怎么呢?

    “相信我!”

    这句已经被单玉重复了多少遍的话又一次响起在自己的耳边,陈平心里突然平静了下来。

    “我相信你!”

    单玉直起身来,再也没有去看任何人一眼,昂着头踏进了球场。

    这一幕,没有谁看到,就算是颜雨峰,也还是在喘气,没有看到在暂停时间还没结束之前就已经来到球场上单玉。

    “嘟!!!”

    长铃响起,最后的时刻到了!

    颜雨峰与队友相拥在一起,合掌齐声喝道:“胜利!”

    远远的,单玉听到这声呼喊,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胜利!你们把胜利看得太简单了!

    随着南洋的发球,定时在二分十四秒的赛表开始了最后的倒计时。

    单玉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带球向前运去,北阳罕见的没有再进行全场包夹,而是在半场摆开阵型,严阵以待着。

    带球刚到三分线的单玉忽然身体一折,前他的颜雨峰便知他要找掩护,反身便去追,却没有尽力,因为他晓得,前面起码还有二个拆位在等着,先追得太猛只能让自己应避不及,反而失去单玉的防守。

    果然不出所料,那个已经被自己虐带了整整大半场的陈平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颜雨峰叱喝一声,折步扭身,闪开陈平的阻挡,想继续追防单玉。

    眼前突然一空,单玉竟然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忽然听见全场的惊呼,颜雨峰心中一凉,回头看去,飘荡的白色网兜在央在眼中。

    他……他竟然出手了!

    颜雨峰无法相信的反身去看单玉,却看慢慢倒推的那张熟悉的脸,那张脸现在没有一丝沮丧和放弃,根本找不到是一个失去斗志的人表情。

    当看到自己在注视着他的时候,后者眼扬起了自己的右手,一如往常的做了一个投篮的动作,这是单玉的标准性的动作,在沉寂大半场之后,微笑之手终于又一次出现了。

    “嘿!”颜雨峰笑了笑,心里却有了一丝异样。

    十五秒之后,全场又一次响了欢呼声,颜雨峰扬了扬手,往后倒推而去。

    着一次得手,一贯的手法,根本无法阻挡投篮手感,颜雨峰再次把比分拉开到四分。

    顾不得喘气,南洋迅速推进到前场,这一次,颜雨峰一个人顶到最前面,他的目标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单玉。

    来吧,单玉,我要让你绝望到底!

    单玉突然加快的了速度,横向的往左侧三分弧线出带去,颜雨峰大喝一声,迅速的追赶过去,这一次,他才管前面是否还有人去做挡拆呢!

    单玉突然顿住了,身体一折,再次变向,往右侧一个大跨步,欺身往三分线冲去。

    饶到是颜雨峰这样的变想好手,这次也有些刹不住身型,后脚一错,反身挺了下腰,终于消抗住重心的转移,蹭脚再次追上去。

    一个身影又一次出现在眼眼,颜雨峰愤怒的刹住了身体,同时大吼了一声:“换防!”

    高原应声而出,作为单玉的第二防守点,单玉刚才的变化实在太多了,给予自己的考虑时间也非常充分。

    “我不会让你再投进去的!”高原全身扑了上来,他明白,只有这一次进攻被遏止了,那么,胜利就真的要来到了!

    单玉向前疾本的身体忽然刹住了,他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高速奔来的5号,眼睛凝视着远处的篮筐。

    深吸一口气,单玉义无返顾的跳了起来。

    无论成功与否,他必须出手。

    我已经退却了很多次,我也知道我并不是这个球场上最好那位,但我不会再一次的推却了,我要让你们所有的人都看到。

    我!

    单玉的微笑!

    “刷!”

    往回追来的颜雨峰凝固中了,而已经将单玉扑倒在地的高原却在听见一声凌厉的哨音之后,也凝固了。

    全场忽然安静了。

    83比78!

    颜雨峰忽然有种眩晕的感觉,仿佛脖子被狠狠的掐了一下,喉咙卡得死紧,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让他眼睛都看到了金星。

    自己不敢相信,这是单玉吗?

    这是那个到了关键时刻就会手软的单玉吗?

    目光看着依然倒推回去的单玉,他的脸上的有一种奇异的微笑在闪烁,在颜雨峰的眼中逍遥的闪烁,在那笑容里,颜雨峰看不到害怕,看到不紧迫,更看不到沮丧。

    “我明白了!” 颜雨峰突然安静了下来。

    原来,这才是为什么叫——微笑之手的原因。

    假如让颜雨峰自己再来回顾一下刚才的防守,他自己也相信他还会去自己做,此时的单玉已经不再是一分钟前的那位呢,他竟然在比赛最关键的时候,恢复了自信,准确的来说,拥有同样经验的颜雨峰非常明白,在无比的压力下,人总是会有二条路来选择,一下就沉沦,再就是爆发,脱胎换骨,现在的单玉,从技术上依然是原来的老样子,可心神,却真正得到了改变。

    仰头看着天花板,颜雨峰忽然笑了起来。

    单玉,无论怎么样,我一定要站在这里,把你彻底击败!

    “刷!”

    全场东北方向的看台响起了一阵欢呼,那是南洋的忠实球迷在为自己的偶像喝彩,单玉稳稳的将球罚中,比分再一次变化成了83比79。

    四分差距!

    时间还剩最后的一分四十二秒。

    全场仿佛凝固了,没有谁能想到,南洋又活过来了!

    或喜或悲,或疑或怒的表情存在在每一个人的表情上,胜利,到底会是谁的呢?

    再也没有谁敢去猜测,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

    从内线突然加速,甩开21号陈平,颜雨峰在右侧三分线拿住了球。

    定身,晃肩,腰向下一沉,抱球的双手同时向上一举,没有谁的假动作要比颜雨峰现在做得更为逼真,陈平已经被晃到跳起,几乎是在他跳起的同时,颜雨峰已经启动了,他避开了还在空中的21号,斜侧着身体向内线冲去。

    打到现在,颜雨峰的体力依然是充沛的,速度似乎更盛一筹,在陈平刚落的地瞬间,他已经向里跨出二步。

    在篮球比赛中,在区域如此狭小的空间里,二步就已经是代表了长驱直入。

    挡住他!

    冯得刚不能控制自己的尖声吼叫着自己的队员,不能再让他得分,不能!

    袁星眼睛在冒着金光,开场那可以完全戏弄的小子现在让他自己恐惧,他再也没有上自己的一个陷阱了,而且还聪明的把欠的债统统的要了回来,让他身犯四规在手,在最后的关头,自己本来是应该坐在场下的,但被8号打蒙了的教练却神经质的又把他放到了球场上。

    自己不明白此刻存在与球场的价值是什么,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先要干什么,进攻已经没他份了,防守也成了局外人了,自己就象一个游魂一样,站在球场无所是从,虽然自己没有队长,也没有陈平那样对胜利的渴望之心,可自己决不是一个轻易就把比赛放弃的,当看队长那简直与8号版疯狂的两个三分,袁星的心又一次活动起来。

    就当袁星游魂一样不按照战术在场上游荡的时候,他看到8号的再一次冲入,袁星猛然想起,这个小子,现在也是四犯在身,如果````,也许```,他大脑突然高速的运转起来,在看到8号的切入,袁星突然无比的兴奋起来。

    最关键的人,是我!

    没错,就是我!

    袁星再也没有去想其他的事情,他没有顾及一切后果,他更没想到现在如果他做出一丝反应,面对如此近的距离,就再是犯规那么简单事情要发生,而是更为严重的后果。

    但他现在只是想到,把这个8号,这个北阳胜利的源泉干掉的话,那么,一切都恢复平静!

    是的,恢复平静!

    来吧!8号,让我送你下场去!

    本能的向左移动了一步,袁星突然身体一转,百分百的正面着高速冲来的8号,双手习惯性的放到了胸起,与以往一样,他等待着猎物的入套。

    眼前有个黑影,是他,颜雨峰清楚的又一次的看到这个最令自己不屑的家伙,他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我不能被他阻挡住!

    颜雨峰心里在高喊着,任何一个人在这个时候,都无法做出别的动作来,但颜雨峰还是想做些什么!

    我要过了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向前倾斜的身体强行的再向外扭曲,落地左脚高速的向外拧去,颜雨峰几乎是与袁星身碰身的擦身而去!

    过去了!

    真的过去了!

    眼前一片空阔,刹那间,颜雨峰心中一喜,迈出的右脚下意识的向前再次迈出,这是人的基本行为动作,左下右上,可颜雨峰忘记了,他的右脚是否还有迈出的空间。

    一种剧烈的疼痛刹那间从膝盖传来,随之就是身体的突然失去平衡,随着巨大的惯性,颜雨峰向前飞栽而去。

    眼前从空阔变成了空白,惨凄漆的雪白。

    颜雨峰做到上半部,却注定永远完成不了下半部。

    也许奇迹就是勉强造就的,也许精彩就是这种忘记一切的勇敢成就的,但永远不要忘记,伤痛,却正是因为这些,而拥有的。

    时间仿佛凝固了,每一个人的表情在看到8号飞栽撞倒在地上的而停止了,每一个人清楚看到这个过程的人的大脑,都仿佛变成了空白。

    “砰!”

    颜雨峰摔倒在地上的声音,就像一只鞭子一样,狠狠的抽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上,血淋淋的。

    “雨峰!”秦岚木然的站了起来,眼睛呆呆的看着那个远处的他,一种撕列的感觉,犹如滚油一般,席卷着全身。

    商林的手依然静止在空中,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倒在地上的身影,人生的第一次有如晴天霹雳的感觉,他终于感觉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看台上的人都站了起来,伸首向那处已经混乱不堪的球场看去,这个给他们带来无比震撼的8号,现在究竟怎么了。

    抱着膝盖,颜雨峰从肺腑的低嘶着,从来没有过的痛苦如电流一样疯狂的撕裂着自己的身体,疼,痛,已经无法代表这种感觉。

    “雨峰````怎么呢````你别吓我!你别吓我!”高原几乎哭出来了,当他看到颜雨峰倒地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被谁劈成了两半,但是他还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第一个冲了上去,当眼前自己最为亲切的人,抱着膝盖,用一种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表情低吼着的时候,整个世界,仿佛崩溃了!

    北阳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商林,王学超,石光,秦岚,志全,大柱,曹涛`````,每一个人都奋不顾身的往里冲,而看台上的却是静静的。

    死一般的寂静!

    “膝盖``我的``膝盖!” 疼痛让颜雨峰快痛昏过去,拔开那抽栗的手,商林看到了一个肿成馒头般的膝盖!

    “送```送医院,快送医院````!”石光变得语无伦次。

    在南洋的休息室里,单玉正愤怒的与极力反抗,却因为小腿受伤而无力反抗的袁星狠狠的打斗在一起,在狠狠的踢了他几脚之后,单玉被陈平强行的拉开到一边。

    “你难道脑袋进水了不成,那样你还敢去造犯规,你学了这么久,难道不晓得这是明摆着的故意阻挡吗?你大便一个,你晓得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王八蛋,一场比赛有什么了不起,输了我们再来,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干!”说到这的时候,单玉又控制不住自己,向前冲去,顿时被看紧的陈平和队友拉了回来。

    “他都伤了,你还干么,星也不是故意的,他也只是想要胜利!”做为袁星最好的朋友,现在只能能多劝就多劝几句,只是陈平心里非常不明白,单玉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愤怒。

    “放屁!”单玉回过头来对着陈平就大骂,“陆迪赛前就给我来过电话,说来场真正的比赛,可现在我怎么交代,我还有脸在球场打球了吗?”

    陈平目瞪口呆的看着单玉。

    “队长,袁星的脚好象折了!”一个队员在粗略的看了下已经呆在那不敢发声的袁星小腿之后,小声的提醒到。

    单玉回过头来,看着那已经发肿,而似乎有些变行的小腿,心里不禁颤抖起来。

    这么大的力量,做为有利方的袁星小腿都撞得骨折了,就更不敢去想8号的膝盖,单玉耳边又回想起刚才那痛苦的嘶叫。

    完了,全都完了!

    医院

    商林呆呆的看着这么多年没见面的曲东,他乡遇故人的喜悦却一丝的提不起来,只是在那发着呆。

    曲东看着老友的表情,叹了一声,拍了下商林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李医生是国家队特聘康复医生,这样的小事故,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你知道膝盖对一名篮球运动员有多大的重要性吗?”商林木然的回答道。

    曲东张了下嘴,最终还是没说错话来。

    门忽然打开了,一名五十多岁的白褂医生打扮的人走了出来,在后面团团坐满的北阳球员全部呼拉拉喂了过来。

    医生站在那,看着这么多张脸,职业性质的笑了笑,道:“不要担心,不是很大的问题!”

    “李教授,这里说话!”曲东保持着平静的表情,拉着医生向里面那房间走去,同时示意商林也过来,商林摆了下手,让大家都安静下来,然后跟了过去。

    “伤势到底怎么样呢!”来到房间里,曲东劈头就问道。

    李教授侧了下头,看了眼已经站到身后的商林,略转下身,表情有些惊奇的道:“不幸中的大幸,膝盖没有装到正面,侧面才是他的最终受撞点,如果是正面的话,现在应该是粉碎性骨折,但正因为是侧面,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膝盖只是被撞到折了位,说简单点,就是膝盖脱臼呢!

    一听到脱臼,商林的心顿时一下放了下来。

    看着两人的表情,李教授微微一笑,仿佛袄就猜到是的,语气一折,道:“膝盖脱臼和身体别的关节脱臼是完全两码事,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商林的表情又变得阴沉下来,曲东连忙道:“详细些,李教授!”

    “膝盖脱臼需要调理的时间是非常长的,而且这个期间,一切运动是不允许参加的,而且,需要的设备非常昂贵和稀有的,全中国,象这样设备的康复中心只有2家,一家在北京,一家就是上海。”

    一听还是有地方治疗的,商林松了口气,但马上想到期限,张口问了一句:“需要多久时间来做康复?”

    李教授伸了五个手指头,道:“五个月到六个月,看伤者的体质!”

    “这么久?!”商林张口结舌道。

    “嘿嘿,如果他还想回到球场,也许还需要更久的时间,他膝盖异位和巨大冲击,让他现在那里,全部是崩裂肌肉和神经组织,加上淤血,这一年的时间是起码要的!”

    李教授认真的道。

    “那以后呢?”曲东加上一句。

    “如果康复得很好,不会有问题,也许这里会成为他的老伤,运动量过大,会复发,这也是没办法的,无论是哪个球星,第一次重大受伤以后都会成为他最大的敌人!”

    商林无声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些道路自己是非常清楚的。

    “好了,就这样吧,在这里住上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建议不要转移外地,就在上海的康复中心吧!” 李教授最后还不忘打下广告,摆了下手,示意曲东和他出来一下。

    “什么事?李教授!”曲东走了出来。

    “这球员是国青队的?” 李教授低声问道。

    “不是!”曲东很奇怪的答道。

    “恩,怪不得面生!” 李教授点了点头。

    “李教授,你这是`````?”曲东疑道。

    李教授抬起头笑了笑,拍了下曲东的肩膀,道:“以后你要多关注下这孩子,刚才我为他检查的时候发现,这孩子的全身脂肪已经超出了黄种人的极限,要比普通的黑人脂肪成分还要少,虽然只是大概的估计了下,但应该不会相差很大,你要明白,队里还有国家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身体脂肪程度这么低的!”

    曲东惊呆在那,他当然了解李教授在说什么,看着李教授那兴奋,发自医学者角度的喜悦,自己真的不晓得说什么才好。

    “再卖一个秘密给你,下次一定要请我喝酒!“李教授越说越兴奋,又道。

    “什么秘密?”

    李教授嘿嘿的笑了起来,压低声音道:“这孩子的根腱很长,长到一个吓人的地步,而且,有可能还会更长!”

    曲东这次更呆了,他晓得这意味着。

    看着曲东的表情,李教授感到很满意,竖起指头,道:“21厘米!绝对没有错,而且肯定还会长下去,根腱起码要到21岁才定下型来, 这孩子,非常有前途啊!”

    想到刚刚还在场驰骋风云的8号,曲东一下什么都明白过来。

    身体素质压倒一切!

    “不过这次受伤肯定会有影响的,所以和你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能重视这个孩子,好好让他康复,我李越可以和你打包票,再过几年,这孩子,恐怕全中国,都没人打得过他呢!”

    曲东眼神复杂的向8号的那间医护室看了一眼,无声的点了点头。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应该是好好保护这个孩子的时候!

    “一路顺风,车锦要我向你带好,高原他们也一样,单玉希望你能原谅他们,当然还有好多人让我向给你带好,只不过我现在都记不起来了!”站在候机厅里,陆迪勉强开玩笑的道。

    颜雨峰坐在轮椅上,在经历受伤才不过第三天而已,闻讯赶来的老爸老妈就已经全天候陪着了,看得出,他们都被吓住了!

    这些天,他很多人都没见到,因为自己不想看到他们,南洋和北阳的比赛依然在继续,只不过现在已经输了第二场了,结局仿佛已经看到,但颜雨峰没有去想,很多事情他甚至连想的念头都强行控制了,烟,苏雪,都来过电话,而且都已经在上海了,而这个时候,自己谁都不想见,母亲在来的第二天就已经了解了自己伤情的全部内容,马上决定带自己去美国,自己曾经幻想过很多种去美国的情景,却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这样而去的。

    他的右腿一丝感觉都没有,整个世界已经被关闭了,颜雨峰不清楚,以后会怎么办,虽然每一个人都说马上就会好起来,而且马上就能回到球场,但这会是真的吗?会不会是他们安慰之言呢?

    颜雨峰不知道,也根本不想去知道!

    他下意识不想去见任何一个,不愿意任何一个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决不能!

    颜雨峰只愿意见到陆迪,而此时,距从上海飞往纽约的飞机,就剩最后的一小时呢,母亲和父亲就站在不远处,这个时候,他们的态度非常清晰的,颜雨峰也清楚,所以,他把他们都支开了,现在,恐怕没有谁要比颜雨峰的父母更厌恶篮球了,这一点,从他们看陆迪的表情就能看得出。

    陆迪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远处门口的颜雨峰父母,叹了声,道:“你父母现在是不是非常讨厌篮球呢?”

    颜雨峰苦笑了,无声点了下头,眼睛垂看着自己的右腿。

    “唉``````!”陆迪只能叹息了。

    “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答应来我们南钢了,原来你早就打算好去美国读书呢!”陆迪叹息道。

    “半年前就决定了,那个时候,我以为打完北阳市的比赛就没有了,可没想到```````!”说到这,颜雨峰又露出了苦笑。

    陆迪欲言欲止,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忽然问道:“还回来吗?”

    颜雨峰眼里一亮,看着自己最为亲切的朋友,点了点头道:“如果我伤好了,我一定会回来,我的遗憾留在这里,所以我一定要拿回来!”

    陆迪的表情突然变得喜悦起来,合掌笑道:“我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等伤好了,一定要回来,我在上海等着你拿冠军!”

    “等着我`````!” 颜雨峰低声念着这句话。

    “怎么呢?”陆迪又紧张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又触动了颜雨峰现在非常脆弱的神经。

    “没有,我会回来的,一定!我向你保证!” 颜雨峰展颜笑了起来。

    身后响起了颜雨峰母亲的声音:“峰峰,该走了!”

    “恩!”颜雨峰应了声,忽然他看到依然箍在手腕上那个腕带,一时镇在那。

    “把这个给一个叫苏雪的女孩,告诉她``````。” 一阵琴声忽然响起,那是机场侯机厅为等待的旅客所放起宁心的乐声。

    颜雨峰忽然沉呤了,过了半响,叹了一口气,把已经脱下的腕带又重新带了回去。

    “告诉她什么?”陆迪很清楚颜雨峰在交代什么,看着颜雨峰父母的走来,不由追问道。

    “没什么,就这样吧!” 颜雨峰向陆迪摆了下手,在父母的推动下,向检票处而去。

    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陆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站在那,放声大吼道:“我们是什么!”

    颜雨峰呆住了,父母也在这放声大吼中惊了下,停住了脚步。

    颜雨峰努力的转过轮椅,看着远处的陆迪,一股久违的热血在心中沸腾。

    “勇士!”

    “我们来做什么?”

    “战斗!”

    “我们要什么!”

    “胜利````!”

    热泪从眼眶中滚涌而出,颜雨峰忽然很后悔,他怎么能就这样和这些最亲爱的队友不辞而别了,高原,长风,项杰,翟雍,还有上智,还有所有的朋友,我现在真的很想念你们啊!

    “胜利``!”远处的陆迪还在大吼着,在颜雨峰眼里,他的脸变化成每一个熟悉的脸庞。

    “我会回来,我们还会在球场上见面的!颜雨峰坚定的念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