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软件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民国岁月

重生之民国岁月

重生之民国岁月
类型: 历史军事 作者: 万马犇腾 主角:
标签:
更新: 2018-05-15 00:00:00
为您推荐:

《重生之民国岁月》剧情简介

/       沈修文,一个服过两年义务兵役,刚刚踏上社会还不到半年的大学生,在一次和日本老板之间的冲突中不幸遇难。/
        但鬼使神差,沈修文的灵魂却穿越到民国富家子弟的身上。相隔近八十年,两段记忆集于一身的沈修文来到三十年代的上海,面对即将爆发的“一二八事变”,面对日本军国主义即将要侵吞中国的狼子野心,他该何去何从?/
&n
《重生之民国岁月》在线免费下载

《重生之民国岁月》精彩章节

    第二百四十一章遥远的记忆

    “报告,二六二旅已经全线放弃横岭城和镇边城,退守至黄楼院一线。”

    “报告,荣三团、荣四团来电,已经分别运动到东西大岭。”

    “报告,黄团长来电,补充一团已经到达指定位置,随时可以向1390高地发起进攻。”

    ……

    随着南线各部队一份份电报发过来,一直背着手站在地图前的沈修文摘下头上的钢盔,抓了抓剃成秃瓢的脑瓜:“四十一联队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师座,四十一联队现在紧紧咬住二六二旅,其主力已经分别攻占横岭城和镇边城,突前部队已经在黄楼院一带和二六二旅交上了火。”参谋长乔榛一边回答,一边在地图上比划着。

    “好!四十一联队这只大王八既然已经入瓮,那咱们就瓮中捉鳖。命令补充一团,全力进攻1390高地,务必在明日午时攻占1390高地;二六二旅、荣二旅全线出击。”沈修文重重的一拍桌子命令道。

    “是。”

    四十一联队被包围,请求战术指导的电报发到昌平城内第五师团司令部,顿时引起一片哗然。第五师团自成立至今,从未有过一个整建制联队被包围的先例。

    “师团长阁下,请下命令吧!”参谋长走到一脸凝重的坂垣征四郎面前,请求道。

    坂垣征四郎并没有理睬参谋长的请求,低头凝视着铺在桌子上的地图。良久,才轻嘘了一口气,慢慢抬起头。

    “不要把支那军想的太过于简单,尤其是我们对面的支那精锐部队荣誉第一师。诸君,不要忘了,第六师团曾经在这支部队手里吃过大亏。荣誉第一师的师长沈修文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坂垣征四郎说着,扫了一眼站在自己前面的参谋长,指着地图道:“你来看,目前我军集中两个旅团的兵力分别在南口正面,德胜口,横岭一线,分三路进攻。目前防守北线、中线的是荣一师,南线则由支那军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防守。据我们的空军侦查,八十八师的二六四旅还在怀来至八达岭镇一线布防。也就是说仅凭南线二六二旅一个旅的兵力是无法包围我第四十一联队的。”

    “阁下,您的意思是包围第四十一联队的除了二六二旅以外,还有就是支那荣一师的部队?可是阁下,目前在南口以及德胜口支那军的抵抗依旧十分顽强,我军进攻部队没有任何进展。”

    坂垣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沈修文的厉害之处,他不象其他的支那将领,有时狡猾的象只狐狸,有时又象头猛虎。你不要忘了,在淞沪战场,当时第六师团在进攻松江时,沈修文宁可眼睁睁地看着西线的第六十八军全军覆没,至整条西部防线于不顾,在南线重创了第十一旅团。我敢断定此次沈修文又在故技重施,目前防守南口和德胜口最多不超过四个团,而荣一师的其余部队和二六二旅兵合一处,在南线包围了四十一联队。”说着,坂垣有些得意地看了参谋长一眼:“不过,我坂垣师团不是第六师团,南口也不是松江。想吃掉我四十一联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命令四十一联队收缩兵力,固守横岭和镇边城;命令中村旅团第二十一联队即刻增援南口。只要拿下南口,直逼居庸关,我军便可对包围四十一联队的支那军进行反包围,四十一联队中心开花,即可全歼支那军七十二军之主力。”说完,坂垣一脸兴奋地一拳重重地砸在桌上地图标着南口的位置。

    ……

    “轰,轰,轰……”飞机的航弹、105、75毫米的炮弹象下饺子一样砸在龙虎台阵地上。

    整整一天,鬼子的进攻从拂晓到黄昏一直没有停歇过,头上缠着绷带的王绍平躲在环形工事的防炮洞里,此时早已没有当初侍从室参谋那样军服笔挺、举止儒雅,眼睛通红,声音嘶哑,身上的士兵服又脏又破,印着不少暗红色的血迹。

    补充二团接手阵地至今,他也不知道已经打退了鬼子多少次的进攻。整整两个营的兵力,如今还剩下不到一营,大部分还都挂了彩,就连王绍平自己头上也被弹片擦破了皮。如果不是身边的卫兵机警,在一颗炮弹爆炸时把王绍平死死地压在下面,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他,此时王绍平恐怕早已壮烈了。

    “鬼子上来了。”鬼子的飞机刚刚飞走,炮击还在持续,就听见前沿阵地上传来尖锐的哨子声,伴以观察哨喊叫声。

    “弟兄们进入阵地。”王绍平从防炮洞里爬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举起手中的中正式步枪,大声命令道。

    王绍平趴在二线阵地上,紧盯着山下蜂拥冲上来的鬼子。轮番进攻了一整天,鬼子从一开始一个中队,二个中队的进攻到最后发展为一个大队的整体冲锋。排成十几排,波浪式的冲锋队形,伴随着鬼子口中高喊着:“板载,板载!”铺天盖地的向前沿阵地冲上来……

    “师座,南口正面鬼子开始增兵了,荣一团和补充二团的压力很大。”乔榛拿着刚刚收到的电文,亲自过来向沈修文报告。

    “南线的情况呢?”

    “南线的鬼子并没有试图突围,而是收缩兵力固守横岭城和镇边城,二六二旅和荣三团、荣四团进攻了好几次,都没有攻破,部队的伤亡很大。鬼子这是想集中兵力先拿下南口,然后对我们的部队进行反包围。”

    “坂垣这个老鬼子还有点两下子。”沈修文手抱在胸前,来回走动着。

    “师座,还是从南线抽调一部分兵力增援南口吧。”乔榛想了想还是向沈修文建议道。

    沈修文低头不语,南口正面指挥的是程德安和王绍平,如果是王绍平的求援,他完全可以理睬,因为王绍平为人谨慎,至少还能顶住一阵子。但是程德安不同,他要是开始叫了,那南口的情况的确很危机。

    “南线的部队不能动,把师部警卫营派上去,特务营在南口后翼布防。万一南口顶不住,可以考虑放弃南口,特务营负责掩护,利用南口至居庸关的山地,对日军进行层层阻击,务必要坚持到全歼四十一联队。”

    “那我们身边就没有任何部队了。是不是留下一个连?”乔榛迟疑道。这倒不是他怕死,只是长城上关隘小路实在太多,鬼子的小部队完全有可能渗透到居庸关。

    “让沈义带领卫士班,还有师部勤杂人员组成警戒部队。下达命令。”沈修文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道。目光却焦虑地盯着地图上的南线阵地。

    整个南口一线的战事胶着着,第五师团、第十一混成旅团,对阵荣誉第一师和八十八师二六二旅,鬼子不但有飞机、战车、重炮助阵,在兵力还处有优势。增援部队,卫立煌的第十四集团军在北平西部的周口店一带遭到鬼子的第二十师团的阻击,前进困难。傅作义的第三十五军虽然已在增援的路上,但是一路从绥远赶来,至少还需要三天的时候,远水解不了近渴。只有驻扎在离南口最近的刘汝明的部队却按兵不动。

    孙元良几次求援,刘汝明都不为所动,最后无奈只得向武汉军事委员会求援。蒋介石亲自给刘汝明发来的电报终于摆在了张家口刚刚从第一四三师扩编为第六十八军的指挥部的会议桌上。

    “军座,我部必须马上出兵,南口不容有失,一旦南口失守,唇亡齿寒,张家口也将无险可守。师座,你要三思啊!”参谋长杨然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向刘汝明进言道。

    刘汝明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现在十分清楚南口的情况,第五师团、混成第十一旅团都是日军的精锐部队,七十二军都挡不住,他又如何能挡住呢?其实,他的心里还有小九九,他现在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察北。长城抗战后,日本关东军占领了察北的崇礼和张北,以前刘汝明不敢和日本人正面冲突,但是现在情况不用了,日军的主力集中在南口正面,察北的兵力空虚。本来刘汝明还有些犹豫,但是蒋介石的命令促使他下定决心,进军察北,扩大自己的地盘。名义上来讲,他这是在收服失地,占着大义,老蒋就是明知道他违抗命令也不能说什么。

    刘汝明的命令一下达,杨然连忙道:“军座,不能啊!南口失守,张家口就危险了。”

    刘汝明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老蒋派来监视他的参谋长,一拍桌子,义正严词道:“如今是收服察北,光复河山的最佳时机,我意已决,杨参谋长不必再说了。”

    六十八军,杨然没有任何实权,所有军官基本上都是刘汝明西北军的老部下,见刘汝明固执己见,名为光复河山,实为保存实力,乘火打劫,杨然也能长叹一口气,除了向武汉自己的老上司陈诚报告之外,别无他法。

    两天后,二六二旅和荣三团、荣四团以及补充一团在付出两千多人伤亡后,终于全歼了第四十一联队,重新夺回了镇边城、横岭城。但是这个胜利的消息来的太迟了,南口已经宣告失守,荣一团、补充二团、师部警卫营的残部在南口至居庸关一线对日军的进攻部队进行层层阻击,面对日军的优势兵力打的非常艰苦。坂垣征四郎此时也是拼上老命了,亲自前往刚刚占领的南口进行指挥,一个联队被全歼,粉碎他中心开花的机会。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尽快消灭七十二军,打通平绥线,要不然他这个师团长就要当到头了。

    “师座,大事不好!”乔榛一脸惨白地跑进来。

    沈修文顿时一惊,乔榛一向很稳重,就是昨天南口失守也不见他如此惊慌失措,连忙问道:“什么情况?”

    “刘汝明的六十八军在察北白庙滩和日军关东军三个混成旅团遭遇,其先头部队全军覆没。六十八军目前在崇礼一线布防,傅作义的三十五军除留下独七旅向我部增援以外,其余部队回防张家口。”

    听到这个消息,沈修文突然感到一阵晕眩,连忙扶住桌子,才不至于摔倒。

    “师座,您没事吧?”乔榛见状连忙上前一把扶住沈修文。

    “刘汝明这个混蛋。”沈修文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地破口大骂道。

    刘汝明的六十八军虽不愿增援南口,为了抢地盘对察省日军的攻击却相当积极。仅仅两天时间就收复了崇礼和张北,还在报纸上大吹特吹,一时间风头盖过正在南口血战的七十二军,成了收复失地的抗日英雄。轻而易举地攻下张北和崇礼,刘汝明仍不满足,贪心再生,想一举拿下察北全境,又轻装直追白庙滩,结果轻敌冒进的先头追击部队与东条英机率领的关东军三个增援旅团撞了个满怀,当下被敌包围。刘汝明见势不妙,急忙在崇礼及长城内外设防。

    本来还在为南口战事胶着而火烧眉毛的华北派遣军,得到这个消息后敏锐地抓到了战机。只要能消灭六十八军,攻占张家口,南口及居庸关则不攻自破,而且还能包围给予第五师团和第十一混成旅团重创的七十二军。

    ……

    不到三天的时间,六十八军的外围阵地瞬间崩溃,张家口沦为一座孤城。居庸关一线的压力也非常大,鬼子已经放弃了南部防线,除了铃木重康的第十一混成旅团在青龙桥猛攻之外,第五师团集中主力,全力向居庸关进攻。南口至居庸关短短七公里,十来个山头,往往一个山头你争我夺要来回好几次,荣一师损失惨重,鬼子的重炮已经能打到居庸的城头。

    自从察北战事爆发,沈修文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他不但要指挥正面的防御,还要时刻关注察北出战况,当六十八军在关东军三个精锐旅团的进攻下,丢盔卸甲,不但刚刚收复的崇礼、张北沦陷,而且丧失了张家口全部的外围阵地,陈进知道张家口的失守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不行,再这样打下去部队伤亡太大,必须撤退。”沈修文把手中的铅笔扔在地图上,“张家口一失手,我们在居庸关一线的防御就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再守下去,就有被包围的危险,必须马上撤退。”

    “师座,往哪里撤?”乔榛问道。

    现在张家口已经被包围,往来的路撤退显然是不可能,向东南方向撤退,需要翻越大山,而且周口店方向有日军第二十师团防御,不但挡住了卫立煌的第十四集团,同时也切断了七十二军的退路。

    “向西撤退,然后利用现在枯水季节,渡过桑干河往南向山西境内撤退。马上电告军部,向军长请示。”

    ……

    桑干河畔,七十二军主力已经渡过桑干河,向山西天镇一线撤退。但是第五师团却是死死咬住,紧追不舍。在南口,第五师团和荣一师整整相持了半个月,不但四十一联队被成建制消灭,而且给第五师团造成了很大伤亡。坂垣征四郎咽不下这口气,命令下属中村旅团要不惜一切代价,消灭同样伤亡过半的荣誉第一师。

    “轰,轰,轰……”鬼子重炮的炮弹砸在桑干河畔阵地上,对岸密密麻麻的鬼子正在炮火的掩护下,淌着只没到膝盖的桑干河水向对岸的防御阵地冲上来。

    沈修文亲自带领特务营和荣三团的一个营在这里坚守了半天,打退了中村旅团数次的进攻。

    “师座,军座来电,我们可以撤了。”特务营长彭辉跑过来报告道。

    一脸硝烟的沈修文顿时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战壕内,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皱巴巴的香烟,点上美美地抽了一口。

    “把鬼子的这次进攻打下来,然后部队交替掩护撤退。”

    “是。”

    鬼子的这次进攻终于被打退了,部队迅速撤退。

    “师座,快撤吧。”彭辉跑到还在指挥所里用望远镜观察着对岸鬼子动静的沈修文的面前催促道。

    “弟兄们都撤的差不多了吗?”

    “荣三团一营已经撤下去了,唐诚带特务营的一个连殿后,师座我们撤吧。”

    “好,撤退。”沈修文放下手中的望远镜。

    话音刚落,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啸声。

    “不好,鬼子炮击,卧倒。”沈修文的脸色顿时一变,朝正在撤退的特务营的士兵大声喊叫道。

    “轰。”还未等沈修文卧倒,一颗105毫米的炮弹在不远处爆炸,强大的冲击波一下子把沈修文掀到在地。

    “师座,师座……”恍惚间,沈修文听到耳边拼命的喊叫声,但是声音却越来越远。

    沈修文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变的很轻,好象慢慢地飘起来。就象做梦一样,他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宁波乡下的那个小乡村,村口站在两个人,正在翘首看着进村的那条小路。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整整六年了,沈修文已经很少想起自己前世的父母。走近了,对!村口的那两个人就是自己的父母,沈修文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在呐喊着:“爸,妈,我回来了,你们的儿子又回来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