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软件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玄幻奇幻 > 惊仙

惊仙

惊仙
类型: 玄幻奇幻 作者: 兰帝魅晨 主角:
标签:
更新: 2018-05-14 00:00:00
为您推荐:

《惊仙》剧情简介

  神魂宗,以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以唤醒被统治而遗忘种族文明的世人为理念的武宗。主角背负神魂宗灭亡后的希望与责任,年幼的他在神魂宗灭亡后变成奴隶,又以智慧和勇气改变了奴隶的身份,改变了奴隶的命运。然而拜师北灵山后,等待他的是希望,还是绝望?


《惊仙》在线免费下载

《惊仙》精彩章节

    第十七章永恒的创始者第十四节永恒的创始者结局篇下

    凌落挤过人群时,正听见北君说话道“你们不必如此公投的决议没有错,我个人的意愿也不能够凌驾于公投之上我只能以放逐的形势独自追寻自我的意愿自由,如果我是正确的,在结果出现的时候,公投的决议会因此改;如果我是错的,那么,为此付出任何代价,也是追寻自我意愿结果所应当承担的代价”

    凌落牵着天籁公主,挤过人群时,看清了状况

    北君悬停在一面白色的光幕之前,那面光幕上,出现了许多裂痕,仿佛很快就要粉碎、爆散开来

    郑凛然紧紧抱着北君,仿佛有些害怕

    拜星背对北君,在他身旁,双脚踩在黑龙曌的尾巴上

    赵天和赵姬也各自按着腰上的宝剑,战在黑龙曌的身体上,背对北君

    鬼见愁的神情显得十分痛苦、写满挣扎

    碧莲感同身受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嘴唇几番欲张,却都没有能够说出话来她无从相劝,也不知道该如何相劝

    少元在北君身旁,也骑坐在黑龙武魂头顶上,但他看起来好像什么也没有想

    情势分明

    拜星、赵氏兄妹、少元、郑凛然都打定了主意帮助北君

    鬼见愁十分痛苦,还没有做出决定

    拜月却站在神魂军那一边,但十分沉默,既没有劝阻北君,也没有劝阻拜星

    舞菲停在中央,看着神魂军、又看看北君

    终于还是开口相劝道“左岸,神魂国有今天不容易,没有人比你明白这其中的艰辛每一个神魂国人都相信这片虚妄的天地之后就是通往真实的道路但是,现在你这么做,天地灾变,不是在走向毁灭吗?你说粉碎了这里,就能够得到解救的力量,可是,这里粉碎的同时,大家也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不能够等一等,等到想出万全之策再破天呢?”

    步惊仙微笑道“我拿不出证据但是我知道,必须这么做”

    拜星手持神兵莫邪,扫视一圈包围她们的神魂军,深深呼吸了口气

    “我相信夫君的话,破开虚妄,我们一定能够在真实中得到重生所以,今天我也放逐自己,帮助夫君正因为相信,我不会对试图阻扰的任何人手下留情”

    原本挣扎着的鬼见愁这时候突然激怒的骂咧道“为什么就不能等等非要变成现在这样拜星你说相信他,可是他难道就不会冲动?就不会感情用事吗?他也会你如果知道,他对飞仙宗的那个臭婆娘七月多次手下留情,就不会以为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的,就不会以为他永远不会感情用事、永远不会冲动你说,现在他这么做,他奶奶的让我怎么相信他是对的看看外面都变成什么样了,死了多少人了我怎么相信他是对的”

    鬼见愁一通说罢,又冲赵氏兄妹骂咧道“奶奶的,你们两个也跟着疯赵姬你连自己的情人也不管了?只管帮这个一直辜负你现在还发疯的混蛋左岸?赵天你也跟着疯什么不管他做什么你们都会相信,神魂国制是这样的吗?你们过去总是最信奉神魂国制,现在呢?为了左岸也不管国策部的决议了这他妈的算哪门子的信奉左岸发疯,我们就应该把他打的不能动了带回去一顿臭骂,把他骂醒、让他清醒啊”

    赵天神情冷淡的道“鬼兄弟,我们放逐自己,帮助左岸,没有违背神魂国制鬼兄弟说左岸放过七月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即使左岸这么做过,他也一定是对的”

    “对个屁那个臭婆娘在打仗的时候杀了我们多少神魂国人都是因为左岸他如果不被那个臭婆娘的美色所迷,会死那么多人吗?你们连这都帮他,我他妈的还有什么话好说”

    鬼见愁说罢,迅快的拔出腰间的神,一副无话可说、只想动手的架势

    鬼见愁没有带神兵,其它人也没有带因为她们都知道黑龙曌的力量

    李狂没有说话,楚高歌也没有,连郑飞仙也没有

    他们都在等,都期盼着能有多人站到左岸那边,尤其是拜月如果拜月也站了过去,那么,神魂国宗主,就容易问鼎

    神魂国人最信任、认可的人就是左岸、拜月、拜星

    现在,其中两个都放逐了自己,变成了眼前神魂国必须战胜的敌人

    只剩拜月了

    但拜月根本不会站过去

    拜星也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拜月对拜星说,她怀了左岸的孩子,她可以不怕死,但不能让左岸的血脉甘冒这种风险

    但这是假的

    真正的原因,是拜月无法认可步惊仙此刻做的事情她也根本没有帮助他的能力,她的力量,只需要拉卡一个念头就能够被夺走,而且一同被夺走的,还有她的灵魂

    拜月为此挣扎过,痛苦过

    最终她觉得,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现在这样

    她希望步惊仙做的果然是对的,那么,一切都能够圆满

    但如果他是错的,她也只能带着伤痛、沉默、沉默、永久的沉默……

    “星,争取时间要看你的月族神功了,少元、赵天、赵姬,你们全力以赴为拜星抵挡近身的攻击而这光幕,由我和凛然继续破坏,相信不需要多久,即可大功告成”

    步惊仙口中这么说着,拜星她们都答应着

    但其实,拜星她们知道,根本不可能抵挡和支撑多久

    月族神功固然厉害,但却挡不住近身的攻击

    对面太多高手,一起攻过来的话,少元三人根本就只能用灵能喷发抵挡、甚至连灵能喷发也未必能够抵挡片刻

    她们如同是在追寻壮烈的死亡

    郑凛然抱着步惊仙的头颈,一双手用力的抚摸他的脸颊

    “左岸,我很害怕,但是,我愿意跟你同生共死、我愿意……”

    她的手顺着步惊仙的脸颊朝上,直至、触碰到武魂印记时,骤然发力……

    步惊仙在拜星她们来到时,就收了功,一直说话到现在

    这是天赐良机,郑凛然心中无比欣喜

    但同时,她也感到痛苦她知道这一指下去,这个男人就跟自己永别了

    想到过往在一起缠绵的种种,以及她对他寄托的那些真实的情感,她的心,狠狠被刺痛着

    然而,痛苦归痛苦,痛苦却不会改变她的选择她不是个为了感情不顾一切的女人,从来不是

    郑凛然这一指按下去时,成功的喜悦险些让她大笑

    但下一刻,她的表情却变的无比僵硬

    她的手指在按下去的时候,步惊仙微微偏头

    就是那么微微一片,她这一指就没有能够点中应点的穴道

    北灵山封穴术的第一指,落空了……

    “不可能”

    郑凛然惊恐的看着面前的那张脸,无法接受失败的结果她没有徒劳的试图再点,因为她只有偷袭才能够成功

    “是巧合?是巧合?”

    郑凛然失声的、语气急促的追问着

    她希望这是巧合,她不相信面前的人早有防备,她不能接受那种彻底的失败,尽管都是失败

    步惊仙一言不发的抓着她的手腕,使力,将郑凛然甩飞了出去

    郑凛然的身体径直飞撞向天籁公主,原本步惊仙相信天籁公主与她交情深厚,自然会接住的不料天籁公主却在郑凛然被甩飞过去时,旋身避开,任由郑凛然撞在她身后一个飞仙宗弟子身上

    郑凛然被扶住时,犹自在喃喃自语的问着“是巧合,是巧合……”

    她已经一无所有,在拉卡眼里,也丧失了价值她很清楚失败之后就是这样,但她坚信事情一定能够成功

    可是,她失败了

    郑飞仙从郑凛然怀里取出漆黑之牙,握在手中,冷冷看着她一眼,寒声道“蠢物,不可救药本尊当日本意不计较你自私往郑都的事情,不料你反而以为本尊骗你回去,畏罪逃走今日落得如此下场,真正是自作自受”

    郑飞仙骂罢,附耳郑凛然,束音成线的说了一句话

    “本尊原本一直不忍心告诉你,北君左岸就是昔日被你偷袭坠崖而未死的、为师不惜一切为你决定的未婚夫——北灵老人的三弟子,步惊仙为师早知他的能力卓越,才不惜一切要你嫁他,为你寻好一声的伴侣、助力而你却自作聪明,结果却又懵懂无知的与他苟且厮混,今日还以为他会愚蠢的第二次被你暗算?凛然啊凛然,你这般的人,简直是天下最荒唐可笑之人,我若是你,真不知道有何颜面示人……”

    “啊——啊……”郑凛然抱着头,声嘶力竭的喊叫着,喊叫着,惊恐不安、失常失态的看着周围的每一个人,突然夺路而逃,撞到出去的岩洞中挤满的神魂军,一路疯喊、疯跑……

    郑飞仙的脸上没有任何怜悯之情,只有不屑一顾的冷笑

    她举起漆黑之牙,遥指步惊仙

    “李狂,动手”

    李狂与郑飞仙同时催功,张开了黑色与金色闪电充斥的、与步惊仙一样的能量力量

    而步惊仙也同时催功,张开了能量力场,同时口中喝令道“攻击光幕”

    是的,这才是他真正的打算

    刚才的安排,只是虚言

    从郑凛然在天空找到他开始,他就心存疑虑,就推测郑凛然受了指使

    否则,郑凛然本该找不到在天之顶的他

    郑凛然那番说词看似合理,实则不合理

    她太聪明,又不够聪明她试图利用感情打动他,却没有想到,他了解她的性情

    她会在走投无路时投靠他,但绝不是因为感情,那种时候,会是灰心丧气的、全无精神的萎靡模样而不会充满对未来的激情

    那时候步惊仙猜测拉卡的目的,对郑凛然提供的信息加以整理之后,认为可以暂时罢手因为要攻击天之顶,他随时可以,光翼让他在天空之中,无人可以追赶、无人可以阻挡他破天

    在后来,得到咕噜仙果的确认之后,他才明白,拉卡固然指使了郑凛然,但提供的信息也是切实的,正因为切实,他才不得不被迫来到天地本源之地,甘冒莫大的危险

    他知道郑凛然不是个为了感情不顾一切的人,她跟拜星根本不一样

    为了他而与神魂国对立,那绝不是郑凛然会做的事情

    郑凛然会在什么时候动手,步惊仙心里早有考虑

    关键的时刻到来,他必须给郑凛然下手的机会,然后消除身畔的隐患

    看着郑凛然发疯失常的离开,他暗暗唏嘘长叹

    她本是他,曾经满怀幻想以为拥有的妻子

    他从来没有打算报复郑凛然

    因此,即使在她暗算偷袭,也没有打算杀她,因为杀她没有意义,她的力量根本不能阻碍破天破天之后的世界,或许还有可能让她幡然醒悟

    郑飞仙对郑凛然说了什么,步惊仙大概能够猜到他无从阻止,只能在心里唏嘘感叹

    可是连感叹,也只有短短一瞬

    因为战斗开始了

    他们根本不可能抵挡围攻,能做的,只是竭尽全力的攻击即将破毁的白色光幕而已

    他的能量力场此刻已经不需要担心会否过度消耗精神力,既能够作为延缓围攻伤害的盾,又能够同时对白色光幕施以持续不断的攻击

    拜星她们需要做的也是攻击,极尽所有力量对白色光幕发动攻击

    试图挣扎抵抗根本是无谓的,能否破毁白色光幕,就是一切

    凌落扬起双手,凝聚起十五剑的力量

    连续十三道剑气飞射向黑色闪电的能量场,紧跟着是光华璀璨的第十四剑、第十五剑

    巨大的光剑刺入黑色能量力场,几乎能够刺到步惊仙的时候,才被黑色闪电的能量场粉碎

    然而,又十三道剑气自凌落手中飞射出去,紧跟着的是第十四剑、第十五剑

    这一次,第十五剑距离步惊仙的身体近了一点

    李狂与郑飞仙的能量场,直接撞想步惊仙的能量场

    没有任何花巧的对撞、对拼

    两股力量,缓缓吞没步惊仙的能量力场

    神魂军无数的剑气、攻击、纷纷飞射步惊仙的能量力场,让他的负荷迅攀升……

    剑圣王大毫不留情的进攻着,他的信念不是左岸,而是神魂意志他不会为了左岸而背弃神魂国,此时此刻,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迟疑

    舞菲也在进攻,最初出手有些迟疑,但很快就变的坚定

    既然相信做出的决定是对自己而言正确的决定,那就不需要迟疑

    她曾经相信的是左岸,但她从不迷信左岸所以,现在她相信神魂意志,相信在战争中投降、改过自的父亲

    步惊仙的黑色闪电能量力场无法阻挡郑飞仙与李狂、以及舞菲、剑圣王大、鬼见愁的天灵力量进攻,逐步缩小、缩小,直到灵能喷发的彩光在他身上亮起

    拜星哭泣着,却不敢回头

    因为在她想回头的时候,步惊仙已经在叫喊

    “攻击光幕毁灭它,毁灭它——”

    拜月没有动手,悬浮立着,静静的看着

    没有人说她什么,因为其它人都在全力以赴的进攻、阻止左岸的疯狂

    她看着步惊仙背后的拜星,突然觉得她自己如此的渺小,又如此的可怜过去她总觉得拜星缺乏智谋但此刻,她却非常羡慕拜星羡慕她能够如此不顾一切拜月忍不住的在想,如果换了拜星是她现在的处境,也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帮助步惊仙,一定如此

    她看着,心在泣血,但她的冷静却又不断的告诉她,她上去也无法改变什么

    天地本源之地的中心腹地,挤满了神魂国的所有武修高手

    一个穿着长袍的人,挤过一重又一重的人群

    有人注意到时,也没有询问是谁就急忙叫其它人让路

    因为神眼中,这个人的修为很高,修为高的去里面,阻止破天,这是必然的事情

    这个穿着红色神魂袍的人,十分容易的就穿过了人群,进入了激战中的地带

    然后又在神魂军们攻击的气劲中,毫发无伤的飞过去,驻足在能够看见北君的、天籁公主的身旁

    周围的人都在不顾一切的攻击,没有人注意到她,包括天籁公主

    白色的光幕上裂痕越来越多,北君在内、拜星、赵氏兄妹、少元等人个个身上都亮起了灵能喷发的彩光

    神魂军的高手们疯狂的进攻着,唯恐耽搁哪怕一个瞬间,唯恐一个瞬间的耽搁就让白色光幕被毁灭

    天籁公主身旁的,穿着红色神魂袍的人静静看着,数着北君失去的灵的数目

    赵姬倒下了,她的灵能耗尽,又被李狂和郑飞仙交合在一起的能量场瞬间杀伤了能量

    紧随着,赵天也倒下了

    赵天倒下的时候,一条身影从人群中飞冲了过去,撞进三个人的闪电能量场里头,带着灵能喷发的彩光,一刻不停的飞向赵天,顶着无数神魂军攻击的气劲

    她抱着赵天,望着他笑

    赵天明明已死,眸子里一点生气也没有了

    但她却对着他笑着,也不理会她自己身上亮起的、灵能喷发的彩光

    “师妹”

    凌落呼喊

    但越绯毫不理会

    郑国与神魂军停战后,越绯就离开了

    她不愿意成为神魂国人

    连凌落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她不愿意成为神魂国人,但她在离开郑国后,去见了神魂国的人——赵天

    她今天来了,神魂国的高手众多,没有人在意混杂在其中一起过来的越绯

    越绯没有修炼神魂意志诀,因为她很北君,也就不愿修炼北君的武功也是因为如此,在战争的时候,她的力量已经沦为平庸

    今天她来了,看着赵天为了北君不顾一切的付出

    直到他倒下,她才飞扑过来

    直到赵天倒下后,越绯才觉得,在离开郑国后,她会去找赵天,会在赵天那里做客生活

    不是因为她没有了别的朋友

    而是因为,她本来已经了无生趣

    但赵天倒下的那一刻,越绯才明白,这一刻之前她不是真的了无生趣,这一刻开始,她才知道什么叫做了无生趣

    所以她飞出来,抱着赵天的尸体因为她已经不想再活下去,也不想再顾忌这样的举动会被人怎么说自己她只想抱着赵天的尸体,陪他死

    凌落呼喊,越绯没有理会

    他只能暗自长叹,越绯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本就连劝阻的必要都没有

    灵能喷发的彩光持续闪亮着,一旦消逝就立即又亮起

    步惊仙已经完全没有抵抗之力,如果他运用光翼的能力飞闪,也许还能冲出岩洞逃生

    但他不能、也不会这么做

    白色的光幕已经布满了裂痕,也许下一个瞬间、下一个瞬间就能够击破

    此刻罢手,光幕必然会迅复原、恢复如初下一次他将没有可能毁灭它

    “左岸,我快死了”

    少元喊叫说着,但他对白色光幕的攻击却没有停止

    他和拜星都被步惊仙的能量力场包围着,但也同样被李狂和郑飞仙的能量力场包围着,因此与步惊仙一样,灵不断的消耗着

    但其它人的攻击,却无法穿透能量场攻击到他们

    除非步惊仙灵能耗尽倒下

    “我们会一起倒下”步惊仙微笑回答者,旋即又问“你最怕死,为什么拼着死也要帮我?”

    少元的回答让步惊仙十分震惊,因为他真的未曾想到,也根本没有想到少元原来是一个伪装起来时连他也不能识破的人

    “因为你是我师父”

    少元回答的很快,声音却不高,十分平淡,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怎么知道的?”

    “啊?太久了啊,忘了反正跟你一起打仗没多久就知道了”少元说罢,静了片刻,突然又道“哦,我想起来了有次我们一起打仗,埋伏的时候在泥泞地里,看你全身被稀泥粘了一层的时候就认出来了啊——左岸,我快死了啊啊,左岸,你女人拜星死了”

    不必少元说,清楚拜星灵比他和少元少两层的步惊仙也知道,拜星已经到了极限

    在拜星倒下时,从她手中放出来的、施展的、最后一次的、十五剑的光华也飞射撞上了白色光幕

    黑龙曌吼叫着,额头亮起的金光操纵着被拜星倒下后仍旧紧握的莫邪,继续释放者十五剑的剑气

    拜星直到倒下,也没有说过一个字

    她不愿让步惊仙分神,她自己也不愿意分神,尽管她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她知道不能说她知道唯一要做的,是毁灭白色光幕如果光幕毁灭了,她相信,还有很多说话的机会她相信这不是终点

    尽管她觉得她们来不及毁灭白色光幕,但她仍然愿意相信,步惊仙会创造奇迹

    似乎来得及,似乎还来得及毁灭白色光幕

    妖鞭王飞身撞入能量场,立身在白色光幕之前

    舞动的光鞭、拦住了少元的攻击,阻隔了步惊仙能量场对光幕的杀伤力

    最后一次灵能喷发的彩光自步惊仙和少元身上亮起

    白色光幕布满裂痕、摇摇欲坠,几乎就要粉碎了

    但还没有

    “左岸,来不及啊我们来不及了我们马上就要死了”

    少元说着,语气里没有遗憾,好像在说,我们该吃饭了一样平淡

    是的,来不及

    差了一点,就差一点,可是,就是差了一点点

    “你的终点和我当年一样,就在这里,安息——”

    李狂说着,语气冷酷,但神情,却带着惋惜

    灵能喷发的彩光即将消逝,消逝的那一刻,也就是步惊仙与少元身死、倒下的那一刻

    步惊仙全力以赴的催动着能量力场,但是,他清楚,确实来不及,灵能喷发的彩光即将消逝了

    他不由自主的仰面望着头上

    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

    他说不出

    似乎不甘,似乎悲哀,似乎又想大笑

    他轻轻闭上了双眼,准备迎接死亡

    就在这一刻,就在这一刻

    他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张脏兮兮的小脸,那张脸上,有许多泥尘、油腻混合的污秽

    ‘七月,你想不想要自由?离开奴隶庄园,就能够得到自由……’

    “七月,你想不想要自由?毁灭了这里,破开了虚妄,就能够得到自由——”

    七月,你想不想要自由?离开奴隶庄园,就能够得到自由……

    七月,你想不想要自由?毁灭了这里,破开了虚妄,就能够得到自由——

    灵能喷发的彩光消逝,步惊仙和少元,一并失去了生机

    紧张的战斗结束了

    每个人都轻松的收功,把兵器收入鞘中

    拜月的脸上,滑落两行清泪……

    天籁公主的脸上,爬满了泪水……

    凌落看着她,神情里透出不解的疑惑

    天籁公主身旁的,穿着红色神魂袍的人,脸上也爬满了热泪

    红色的袍帽地下,想起了一把声音

    好像是在回答步惊仙临死前的那句话

    “步哥哥,我要自由”

    红豆化身的不死火凤,骤然现身,占据了大片空域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张脸上,写着错愕

    血红的‘十方天地唯我独尊’八个大字,同一时间出现在白色的光幕上,红色的光柱、夹杂自红豆头顶上红袍的身影释放开的、彩色闪电的能量力场,与唯我独尊式的能量一起扩散、爆发、绽放……

    白色的光幕在清脆的声响中,爆散、碎飞……

    一张又一张的脸上,写着惊恐、透出失措

    爆散的白色光幕的碎片,每一片都一样大小,纷飞散飞,渐渐都亮起或相同、或不同的柔光

    那些碎片,分别飞撞进每一个人的身体

    天地本源之地的黑色礁石构筑的岩洞,在这一刻仿佛也变成了不存在之物,丝毫不能够阻挡那些爆散纷飞的碎片,让碎片丝毫不受阻碍的轻易穿过

    那些发光的碎片,纷纷飞射,飞出天地本源之地之外

    天地间,一片灾害的景象,大地在下一刻仿佛就会爆炸开来,天空在下一刻仿佛就要粉碎了纷纷坠落下来

    然而,这一刻却仿佛停止了下来

    只有发光的碎片在飞动

    每一片都飞射进不同的人的身体里面

    一对又一对发光的羽翼在一个又一个人的背后张开

    一团又一团颜色或相同或不同的光芒,在一个又一个人的额头眉心处绽放光芒

    大地爆炸了,天空变成了无数的碎片

    天与地之间的一切,都在大地的爆炸中化成了粉碎

    然而,许许多多的神魂族却都在天与地之间

    他们额头的光亮形成一圈光罩,保护着他们不受伤害,他们背后的光翼带着他们朝着破碎后的、漆黑的天空飞翔

    “神魂不灭——”

    “神魂不灭——”

    “神魂不灭——”

    ……

    无数的声音齐齐呼叫、呐喊着

    战意昂扬

    一对又一对的光翼,穿过了黑暗,飞入了光明

    神魂母星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突破了黑暗,回到了真实的神魂人

    “神魂不灭——”

    他们齐齐呼喊着

    参天的神魂树周身流动的、柔和的彩光渐渐变亮

    缠绕、攀附在神魂树上的那些金属管被拽断,被融化

    人形的机器被轰成了粉碎

    神魂母星上所有的辛德文明和人类文明的人,都在撤退、奔逃,却没有一个能够活着飞出神魂母星

    当神魂母星上所有荒芜的土壤中都迅生长出咕噜果树时,天与地中吹动的风,也添上了梦幻般美丽的、淡淡的彩色

    “神魂不灭——”

    ……

    一对又一对的、发光的羽翼带着神魂人们飞出神魂母星面八方的飞向周围的其它星球

    一颗又一颗灰色的星球陆续亮起了柔和的、梦幻般美丽的彩光

    神魂不灭的呼喊声,到处叫响……

    当神魂星系内的辛德文明和人类文明都被消灭殆尽,一时恢复了如初的模样

    十三个神魂族系,在神魂母星的神魂树下,摆放了一座雕像

    他们称那座雕像叫做——永恒的创始者神魂黑龙族步惊仙

    神魂族知道自由还只是暂时的,与辛德文明和人类文明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守护神魂星系的自由与平等需要流血,需要漫长的战争但是,没有人惧怕当突破了虚妄,回到真实时,他们都感受到了神魂意志的力量

    来自于神魂树的感应

    他们得知了历史,得知了神魂意志,得知了经历的真相

    无论要战斗多久,无论要流多少血

    神魂族都不会低头,都不会放弃守护神魂星系的自由与平等

    神魂意志不侵略别人,也绝不允许被侵略神魂意志不统治他人,也绝不允许被统治神魂意志追求不断的进化,却绝不追求用毁灭别人的方式帮助自身的进化

    神魂意志永远不会动摇,因为——神魂不灭

    后记:

    神魂星系解放后的第三个月

    七月带着神魂树赐予的神魂国,拍动属于她的,彩蝶般美丽的光翼飞出了神魂星系,飞向神魂星系之外,浩瀚的宇宙

    她带着希望

    神魂树说,与步惊仙灵魂的感应没有消失

    虚妄天地破灭的时候,辛德文明试图带走所有能够带走的、装载了神魂族人灵魂的信息撤退

    但没有多少成功逃出了神魂星系

    步惊仙的灵魂当时也在其中

    神魂树告诉七月,只要找到步惊仙的灵魂,放进生命之神魂种子生产出来的神魂树的果实内,他就能够得到重生

    于是七月带着希望启程

    尽管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尽管不知道要找寻多久,但不管多久,无论多久,千万年也好,亿万年也罢,她都会找下去,直到找到为止

    这是她的意志,她的意愿,她的自由

    她要找到步惊仙的灵魂,还要找到拜星的、少元的、赵氏兄妹的、以及多失落的、和被带走多的神魂族的灵魂……

    “步哥哥,七月要自由找到你的灵魂,就是七月现在要的、自由的意志……”

    《全文完》

    2011年12月10日兰帝魅晨

    惊仙终于结束了

    想不到能够写到结局

    其实今年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也许有书友有记得,年初的时候,我的qq签名改了个一夜回到解放前当时很多书友关问,我没有回答因为那时候,我仍然觉得,兰帝魅晨和生活中的我是两个人兰帝魅晨原本也是我寄托在网上的、做一个尽情书写内心真实想表达的一切的希望

    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生活中有很多理由促使我们压抑自己的真实,为了适应

    我本希望兰帝魅晨一直能够风轻云淡

    不过,犹如签名上的那三个,奢望……

    今年结婚前,生活情况因故,在骤然间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还没到结婚时,物质上就接近于一穷二白了,而且还陷身在焦头烂额的麻烦之中

    直到十月份,事情总算划上了句号不幸之中的大幸,总算平安的渡过了一劫

    这期间时常奔走于解决麻烦的事情里,那时候实在不知道这本书还能够写多久而且,物质上也不再如过去般丰足、无忧恰恰结婚了,还有了孩子大概再有十八天,孩子降生于世而我,在今天惊仙结局之后,才能为孩子考虑名字的大事

    算来,不是个好父亲算来,结婚至今也不是个好丈夫

    这样的时节,我仍然不肯放下惊仙妻子未曾说过什么,但每每思及,都自觉太过自私

    兰帝魅晨确确实实占用了生活中的、我的时间和精力

    过去一个人时,只需要对自己的时间负责,现在我的时间变成了四份,我只拥有对时间四分之一的支配权一份应该留给父母,一份属于妻子,一份用于对孩子的照顾和引导教育

    过去没有物质压力

    所以真想堕落每个月稿酬千把块,无所谓,不在乎

    暂命名每个月稿酬百多块,无所谓,不在乎

    机械末日每个月稿酬两百多块,无所谓,不在乎

    王因为前几本上架的无收益而不能上架,没有稿酬也无所谓,不在乎

    情与血每个月稿酬三百多,仍然无所谓,不在乎

    惊仙的稿酬千把块,最初无所谓,不在乎但从结婚后,就变成了负担和累赘可是在设定之初就把摊子铺的太大,及时对今年的生活情况而言已经变成了负担和累赘,在太监和无论如何坚持写完之间,我还是很自私的选择了后者

    我是自私的,因为在写作的过程中感到宁静,因为兰帝魅晨本是挣脱了一切束缚,还原最真实的自己,那必然能够给我带来特别的宁静

    两个月以前,一直打算在惊仙结束后就封笔了,无论是否暂时的,都觉得必须封笔了

    辗转大半年,最终还是没有找寻到的出路

    妻子有一天问我,每天花费那么多时间,睡觉时间都用上了写小说,又不为钱,为什么能写六年呢?

    我误解其意,回答说这本结局后不再写了

    妻子却说,她不是抱怨不满的意思只是觉得,既然写了那么久,既然现在还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出路写小说不是也能赚钱吗?为什么你不愿意试试写能赚钱的小说?

    我从不对商业小说嗤之以鼻,但在我看来,为钱写小说是没意思的事情因为投入和收获不成比例六年以来,都是因为物质无忧所以能够保持对网络小说收入不以为然的

    我觉得为赚钱写小说,人不会得到宁静,投入和收获的不成比例,也无法视之为一门生意投资

    但妻子说的对,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情况,我暂时找不到别的出路可走

    但我仍然摇头因为我清楚自己,如果只为赚钱、还是明明认为投入和收获不对等的事情赚钱,我一定坚持不下去,因为从理智上就否定了坚持下去的价值不存在利益分析上是如此,精神享受上是一片空白这样的事情我肯定坚持不了

    后来妻子问我,这六年来到底想写的是什么,写的这些,有没有让自己满足

    我当然知道答案

    妻子再没有讨论此事,依旧如往常般,没有因此心存不快

    后来的一段日子,我仍旧在找寻出路

    没有结果

    坐吃山空至今,还是一座本来就倒塌了的,低矮如坡的山,空的自然快

    孩子出生后,估摸着最多一年两年,就无论如何是必须要有收入而不能一味支出的了,否则就只有一口饭吃,别的什么都不能想了

    我自己知道,封笔我是不愿意也不甘心的

    浑沌纪元系列的最后一本就还没有写完,这是最初就决定必须要完成的系列一担搁下了码字的事情,何年何月还能再拾起,根本是无法估计的事了

    于是我想,写自己想写的,而又能赚钱的小说

    自己知道,这当然是很难的事情了写小说的人很多,能达到这种程度的,没有多少为赚钱强忍着恶心写作者自己都反胃小说的不少,只求精神充实满足不在乎能否赚钱的作者不少写的自己精神充实满足又能赚钱的真没有多少

    但少也总是有的偶然而生的就多了

    但要达到这种境界水平,长期如此,那就真正是凤毛麟角了

    自己知道没有这种天赋的,所以六年来也从不做这种念想,没忧虑,没有人力强为之追求这种境界水平的动力

    这么思索着,倒是觉得眼下是有了强为追求这种境界水平的动力了

    对妻子说了

    妻子倒显得欢喜,说本来也既不愿意这么看着找不着出路坐吃山空,感情上也不愿强要我不写知道我这人根本不受别人要求而改变,做什么、决定什么别人的话都只当作参考,根本不会说什么就做什么,决定的事情也没人能改,软硬手段都无动于衷看的明白了,她也就从不抱强要我不写的念想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

    于是也就决定了,惊仙结束后,要把这些对书友们说出来算是说明,尤其是对多年看我拙作的老书友们,觉得必须做这么一番说明

    我给自己定了个时间

    惊仙之后的小说,每一本都是以既追求自己想写,又必须能够带来金钱收益的书了所以,如果没有觉得合适的商业价值,那就会果断结局了再写一本如果有合适的金钱收益,但如果写着写着发现只剩商业价值了,那我也会写不下去,到时一定也会迅结尾,否则勉强继续,也肯定是要太监的

    到了给自己定的期间时,还没有能够写出一本达到或接近所追求的境界水平的书,也就封笔了,因为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这方面达不到那种境界水平,再写也无谓

    最后,惯例说说下一本的打算

    孩子出生的预产期是月底,出生后还有的忙,据说初生三个月培育孩子的智力、体能、视觉听觉之类颇为重要,也就成了要做的事情

    其次,我虽然写了六年的网络小说,但对于商业流小说,根本就没有关心留意过真正是个一无所知的菜鸟,就想在培育孩子期间的闲暇学习补充商业流小说的写法

    因此,预计下一本书,大约在三个月后才能动笔了

    这期间,也许会写些随笔之类,如果书友们感兴趣,请关注RO~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