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软件园:只推荐前10名的精品好软件!
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小说 > 现代都市 > 郁少放肆宠章节目录_南桥郁岑然小说阅读

郁少放肆宠章节目录_南桥郁岑然小说阅读

郁少放肆宠章节目录_南桥郁岑然小说阅读
类型: 现代都市 作者: admin 主角: 南桥郁岑然
更新: 2019-09-08 17:29:11
简介: 郁少放肆宠章节目录_南桥郁岑然小说阅读

《郁少放肆宠章节目录_南桥郁岑然小说阅读》剧情简介

由小编推荐给大家的这本言情类小说《郁少放肆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南桥郁岑然小说讲述了:这个男人,深不可测,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对南桥了如指掌,对她的家庭关爱备至,可是,那都不是南桥想要的!她讨厌郁岑然,她希望郁岑然立刻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再也不要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郁少放肆宠章节目录_南桥郁岑然小说阅读》在线免费下载

《郁少放肆宠章节目录_南桥郁岑然小说阅读》精彩章节

由小编推荐给大家的这本言情类小说《郁少放肆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南桥郁岑然小说讲述了:这个男人,深不可测,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对南桥了如指掌,对她的家庭关爱备至,可是,那都不是南桥想要的!她讨厌郁岑然,她希望郁岑然立刻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再也不要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郁少放肆宠》精彩试读:


照片中,霍庭发丝凌乱,眼角还泛着红血丝,透过照片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而他的身边,女人大眼睛和南桥有几分相似,扑闪扑闪,显然也是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女人只用被子堪堪遮住了上身,因此,南桥看得清楚,那副面孔,和南桥的脸庞是那么的相似!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南桥心里有千万个疑问,困惑,萦绕在心头。


霍庭为什么会出现在夜店,在她的印象中,霍庭不是这样随便贪色的男人,他绅士温和,对待女性尊重有加,现在却……


唯一的可能,南桥只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郁岑然。


“你要不要解释一下发生的事情?”南桥蓦地把手机收回来,看着郁岑然,眼神里有质问,语气却是淡淡的。


她没有直接说,没有说半句郁岑然的不是,可是他听出来了,南桥……她是在责怪郁岑然,没有歇斯底里的,无声无情的责备。


郁岑然好看的眼眸骤然眯起,寒气集聚,危险地半眯着,声音如同寒窖中的冰水:“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是我安排的?”


“不然呢?”南桥反问。


她手指指着屏幕,戳在照片中女人的脸上,一下下,声音清脆:“这个照片上的女人不是我,是谁呢?你很清楚不是吗,那天她可是和你一起出现在酒店的,是你的人吧?”


明明是问句,却没有询问的意味,南桥的语气里满是笃定,是确定,声音淡淡,却带着逼人的压迫感。


垂落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紧握成拳,又缓缓松开,郁岑然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但是,他很生气。


南桥同样很生气!


昨晚他故意在霍庭之后来到休息室,不顾自己的反抗,在霍庭做东的宴会上强上了自己。又是因为他,南桥被迫和霍庭分了手,事情闹得很不愉快。


似乎从她回国以来,从她遇到郁岑然开始,生活就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个男人,深不可测,他似乎什么都知道,对南桥了如指掌,对她的家庭关爱备至,可是,那都不是南桥想要的!


她讨厌郁岑然,她希望郁岑然立刻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再也不要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郁岑然,你这么做有意义吗,我已经被囚在你身边了,再这么整蛊霍庭有意义吗?”


理所当然地,南桥把发生的一切都推到了郁岑然的头上,似乎媒体是他找的,事情也是他安排的,似乎他要毁了霍庭一般。


她的声音,冷淡疏离,那么近,又那么远,人在面前,心却像是隔了一道墙,似乎永远都无法跨越那道心墙。


心口隐隐发痛,郁岑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不解释,在南桥的眼里,却成了心虚。


南桥的头炸裂一般的疼,回国的时差还没有完全倒过来,接下来又发生了这么多变故,她脑回路来不及反应,也无从梳理,心烦得很。


郁岑然的手牵过来的那一霎那,几乎是条件反射,她用力地甩开了,有些呆愣,然后回神,心下厌恶和恶心一阵阵涌上来。


郁岑然有一瞬间的晃神,随后是失落,南桥瞥了一眼,想到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心里没有愧疚,兀自朝着门口走去。


“南桥小姐,少爷请您过去餐厅用早餐。”管家适时走过来,略微弯腰,显得很有礼貌。


南桥身形顿了一下,扭头看到郁岑然坐在空旷的大厅里,挺直了后背,樱桃红唇紧抿着,愤愤然道:“不吃了,我要出门。”


“去哪?”


“和你有关系么,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有些赌气,南桥手撑在玄关处的墙壁上,弯腰就要穿鞋。


管家劝不住,看看决绝的南桥,又看看背对着的郁岑然。


南桥穿好鞋子,又回头看了一眼,顺带抛了好几记白眼过去。


转身,手刚刚搭上门把手,那边的声音就轻飘飘地传了过来:“南桥,不要忘了,今天是咱妈复诊的日子……”


脸色蓦地苍白,南桥转过身,看着郁岑然的背影,又气又烦,这个男人,现在是拿自己的母亲来要挟她了是吗!生气,偏偏还无法反驳!


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复诊需要多少钱,又岂是南桥能支付得起的,她才刚刚回国,工作都还没找到,哪里来的钱。


除了妥协,她还有能力做什么?南桥突然生气自己怎么那么没有出息。


“乖,坐下,吃早饭。”郁岑然嘴角藏不住笑意,看着南桥心不甘情不愿落了座,亲自倒了一杯牛奶推到她面前。


南桥没有胃口,仪式性地咬了两口鸡蛋,又抿了口牛奶,说道:“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看我妈,然后我就回家。”


“怎么了,这里不是挺好的,不合你心意?”


“我要回家。”


郁岑然不理,兀自说自己的:“这里的建筑风格你不喜欢的话,我还有几套别墅,任你挑选……”


南桥一下子爆发,一掌拍在餐桌上,发出“碰”的一声巨响,她皱眉,语气不善:“郁岑然,你是装疯卖傻,还是真的听不懂人话,我说,我要回家!我不要呆在这个鬼地方!”


话说的难听,立在一旁的下人听的心惊胆战,他们什么时候听过哪个女人对郁少这么大呼小叫?而且,后者还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全然不放心上……


见鬼了吧……


郁岑然牵起南桥的手,带着薄茧的手指抚摸她的手掌:“疼么,桌子是实木做的,难免硬.了一些,难为你了。”


南桥眉头紧皱,她根本猜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这下更是被他的话弄得毛骨悚然,手猛地抽了回来。


“神经病!”


郁岑然不在乎,薄唇轻扯,声音低沉醇厚:“以后你就住在别墅,没有我的允许,你最好不要轻易离开,除非……你不在乎你的母亲了……”


你就住在别墅了,没有我的允许……


南桥的脑海里回荡着这句话,气得快要冒烟,这是什么啊,这种做法,形同软禁!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法律了!


这个男人,昨天晚上还口口声声地说爱她,在生病的母亲面前装得那么好,一幅贤惠男友的模样,今天就露出了狐狸尾巴来了!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